长空细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长空细雨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艹,敢骂老子!”

    战火之后,燕国竟如病症祛除一般,逐渐展露出比往昔更强盛的繁荣景象,皇帝减免税收,大建粮仓赈济百姓,即使是平安县的这些乡民,生活也好过了不少。www.uuwenzhai.com

    “放你的屁,武侯屠城,并非好杀,而是要告诫那些有心作乱的人……”

    江明拍了拍他肩膀,又要了两斤烈酒和几斤猪头肉,两人皆是喝的酩酊大醉,方是各自离去。

    “哎,咱们那一期,如今成武者的,似乎只有你和方烈了……”王东忽然道:“就在前几天,方烈血劲运转如意,踏入了三流之境。”

    “去年不是娶了婆娘吗,今年娃娃又要生了,家里拮据,就来多做些差事……”

    江明连忙护着酒菜坐到桌子另一边,避免被溅一脸血。

    “田安安,你又玩泥巴了!”江明揪住小丫头的衣摆,指了指上面的泥点:“等会儿你娘回来要揍伱的!”

    篱笆外,隔壁的小院中,忽然传来一道惊呼声。

    那红脸大汉则是折返二楼,坐在了江明对面:“明哥,好久没见呐。”

    “又去喝酒!”周文秀打发走这些客人,从柜台后走出来,不满的盯着江明。

    ……

    “吓……”小女孩儿低头看去,大惊失色:“我没有玩泥巴啊,这不是我的衣服……”

    “现在人家可忙得很,跟着关猎头神龙见首不见尾……”王东低声道,眼神有些飘忽,似乎在回想当年一起上山猎虎的日子。

    “哼,不过是个嗜杀屠夫罢了,不得民心,早晚会遭报应的。”

    小女孩儿只有三四岁大,洗的发白的粗布衣裳上沾满了泥土,圆嘟嘟的小脸则吃的一脸油腻,像一只花猫。

    “没啥,几根金虫参,我清理一下,各位有意的改日来看啊……”江明笑着一一回应,这百草堂正是他所开,如今以他的背景,开个药铺倒也不算什么了,平日里采的药材大多扔到这里售卖,再收购一些其他采药人的药材,倒是也能有些收入。

    江明走进平安县,街道上比三年前热闹了许多,各种店铺林立,茶楼、作坊、布行……街边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商贩,叫卖着餐点、竹器、野山菌……

    “亡羊补牢罢了……”

    三年过去,江明的实力也提升到“不入流武者”了,王东却仍只有感应血气,未迈过武者门槛。

    药铺名为百草堂,面积不大、位置还偏,不过因为药材比较全,平日里客人倒是还行。

    瞬间酒碗板凳乱飞……

    旁边几桌酒客,喝的脸红脖子粗……照例在讨论着近期发生的时事。

    “是吗?”江明笑道:“有空倒是要去恭贺一下。”

    过了片刻,打架的两人被一个红脸大汉一手一个,提鸡仔一般扔出酒馆,引来一片叫好声。

    “江老板!”

    江明差点被噎住,刚才我一出门,就看到一个蹲在雨水坑里踩水的小不点,难道是鬼?

    “多赚份银钱罢了……”

    如今老姜头已经彻底退休,当上了甩手掌柜,阿飞不知在哪儿攒了些钱,遣人将酒馆翻新,如今倒也一派新气象,生意红红火火。

    “行啊,半个月不见懂事了……”江明一乐,正要伸手去拿,田安安却连

    不过江明没直接回家,而是拐到了一处位置偏僻的药铺中。

    田安安却是转瞬忘了这回事,擦了一把鼻涕泡,又熟稔的把一只知了猴送进嘴里,嚼的嘎吱作响,把小碗往这边伸了伸:“江明哥哥,吃!”

    “哇,江明哥哥你回来了!”

    王东喝了一大口酒,苦涩一笑:“只有练了武,才知道武道有多艰难,我怕是没有这個天赋了,又懒得去那些大世家当狗,便继承了老爹的老本行,在平安镇、哦不平安县开了家肉铺……”

    江明叹了口气,走到酒馆,直接走上二楼,在窗边要了一处亮堂的地方,叫了酒菜,大口吃喝起来。

    次日清晨,江明立在自家小院中,习练着一套简单拳法,活动身躯。

    “你怎么当起这酒馆打手来了?”江明笑道,此人正是王东,江明在猎虎庄的同期好友。

    王东絮絮叨叨,江明也不打断,默默的听着,这也许才是大多数练武之人最后的归宿吧。

    见到江明进来,几个正在买药的客人,纷纷打起招呼:

    “江老板,好久不见啊,这回又有啥好货啊……”

    “武侯真乃神人,一战惊天下,镇的各路宵小不敢妄动……”

    “嘿嘿,嘿嘿嘿……”江明连忙把药篓里的药材倒了个精光,扭头就跑:“我先回家了啊。”

    江明扭头看去,只见一个比白四爷高不到哪儿去的小女孩儿,正蹦蹦跳跳的过来,扒在篱笆边,手里捧着个缺了角的小瓷碗,装满了炸的金黄油亮的知了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