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细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长空细雨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临近中午,酒馆中除了老姜头,便只剩下江明和老周头两人。m.wannengwu.com

    用江明的眼光来看,是一本写的很烂的爽文,但好在这书里有许多关于燕国各处的介绍,倒是让江明了解了许多风土人情。

    老周头无语:“你都成了人人喊打的大恶人了,还在抠这两碗酒。”

    “老疤子?”江明端着碗站起身,笑道:“算个什么东西。”

    “走了!”他喝完最后一口酒,转身离开。

    “这老疤子,白喝我两碗酒……”江明则还在往嘴里扔着花生米,不满道。

    竹篱小院里,竹椅吱呀吱呀的摇晃,斑驳的阳光透过繁茂的叶子,打在江明的身上。

    老姜头恍然道:“所以,你也从没打算跟着老疤子混……”

    自从上次风波后,江明的生活便舒服了许多。

    一碗面全部下肚,江明满足的闭上了眼。

    “但如果我是无恶不作的恶霸,那我就站在了牛羊的对立面,牛羊会畏惧我,而虎狼……会把我当成同类。”

    看累了,就把书盖在脸上睡会儿……

    半个月后。

    “后生可畏啊!”老周头意兴阑珊,沽了一壶酒,提着慢慢离开。

    如今的江明,在镇上人的心目中,即使比不了疤爷,那也是见了要绕着走的恶人,谁还敢在这儿待下去。

    “原来,我曾经练了几十年武道……却仍然是一只牛羊……”

    丝毫不顾什么形象,也不顾什么脸面,为了自己的目标,其他什么都能放弃。

    重新培育的白爷很机灵,带着他重新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

    用猪油炒了山中的野菜和笋干,盖在煮好又过了凉水的白面上,再浇上从老姜头那儿顺走的辣椒酱,江明大口呼噜的吃了起来。

    “有求必有舍,我现在求的是清净,舍的便是形象。”江明一口一口品着老酒,此时的心情舒畅无比。

    “至于郭黑子那些混混儿,在老疤子的眼中,充其量是些愚蠢而不自知的牛羊罢了,有用时便用,无用时便直接抛弃……”

    老姜头感觉身体都有点冷,他看得出江明是真的对老疤子毫不在乎,先前的举杯共饮,不过是为了清净逢场作戏罢了。

    而如今采完药回镇时,官府的小吏也对他视而不见。

    老周头语塞,随即长叹一口气:“活了一辈子了,今天才算涨了见识。”

    “诶,这话你只说对了一半!”江明立马纠正:“成了大恶人是真的,人人喊打……那可不一定。”

    “可怕的少年人……”

    “算算我的存款,也差不多四五两银子了!”江明一边撸兔子,一边计算着。

    老周头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忽然想到年轻时的自己,如果不是一味的隐忍退让,也许现在会大不相同吧。

    书里讲的是“一个小郎中行医积善……一步步当上大夫……最后成为皇宫御医一步登天”的故事。

    柜台后,老姜头饶有兴趣的看着江明:“那你的形象,在镇子里算是彻底毁了,就算现在澄清也难了,难道你就不在乎?”

    “白爷,敞开肚皮吃!”他抚着脚边一只正在啃胡萝卜的白兔子,豪情万丈道:“有我江明一口吃的,就绝不会饿着你!”

    “这……他么的才是生活!”

    白兔子灵性十足,蹭了蹭江明的裤腿,咔嚓咔嚓吃的更加过瘾……

    老姜头的目光,都有些幽怨起来。

    他一手枕在头下,一手举着一本破破烂烂的泛黄书籍,看的津津有味。

    江明笑了笑,不急不缓道:“如果我是反抗恶霸的老实人,老疤子肯定会敲断我的腿,因为再闹腾的牛羊,在虎狼眼里也只是盘中餐,一旦不听话……就直接咬死吃掉。”

    药市摆摊时,老疤子更是不再对他收场地费,反而称兄道弟……

    “即使虎狼之间会有争斗,但那也绝不会是因为牛羊的挑衅而引起的……而我对于疤爷来说,就是一只可以拉帮结派的年轻虎狼,若是能收服自然最好,何必费力气打生打死。”

    江明知道,老疤子也是在利用他巩固自己在平安镇的威势,毕竟连新晋的江大恶人都和他老疤子是兄弟,谁又敢去挑衅这个越发势大的疤

    直到傍晚,他才是伸个懒腰起身,捡起掉在地上的书,拂去灰尘放好,然后把炉火生了起来,一边烧水,一边和面、擀出二指宽的面条。

    咕咕咕~

    这少年的本质,也许比他假装出的恶霸形象,还要可怕的多……

    “箭术短期内也很难再进步了……差不多是时候,该找周爷学武了。”

    “你怎么能够确定,老疤子就会饶过你?”他仍然有些不解道。

    ……

    老姜头看着渐渐消失在街角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惊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