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桑沃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怎么了?”

    苏成白着一张脸,加快步伐凑到温简言身旁,伸手拽了拽对方的衣袖,压低声音道:

    总感觉有什么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和掌握。

    只见楼梯间内暗光闪烁,墙壁上隐约印下了憧憧暗影,无声地变换着形状,隐约还能听到细碎的脚步声。

    温简言无声微笑:“嗯。”

    苏成张张嘴,干巴巴地说道:“哈哈,你……你们警官学校还教这个啊。”

    其中一个主播埋头在桌子下方寻找着,他抬起头,被突然撞入视角内的一个人影吓得差点心脏骤停。

    苏成不由得松了口气。

    还没有等苏成松了口气,下一间教室里,那几抹剪影再次出现,它们仍旧肩并肩地并排着,这次靠的更近了。

    印在墙壁上的影子逐渐凝实,楼梯间内响起了凌乱细碎的脚步声。

    强你个大头鬼。

    奖励积分:5000】

    有经验的主播一般都会自己的初始生存时长严格保密。

    到最后,已经完全放大成正常高度的影子紧贴着靠近走廊的窗子,仿佛下一秒就会离开教室,来到走廊上。

    他发现,每次进入一次黑影的领域,自己剩余的生存时长就会被啃下一大截,进教学楼明明只不过是几分钟前的事,但是身份卡上已经掉了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长了。

    他的面容苍白而僵硬,嘴角缓缓裂开,上扬,露出一个扭曲而夸张的微笑。

    黑漆漆的窗子里没有一丝光亮,死气沉沉地浸没在夜色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暗影中蠢动,从一面面窗户内向外窥伺。

    苏成目瞪口呆,哑口无言地注视着一旁正在起身的青年。

    啊!多么感人肺腑的兄妹情啊!

    在副本内,基础的生存时长十分宝贵,不仅拥有更多试错的机会,还能将时长转移给其他主播,也就是说,能够被掠夺,被交易,被欺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我记得这不是d级的副本吗?这个难度有点不太对吧?”

    苏成紧跟在温简言身后,视线忍不住向两边飘。

    “教学楼四层。”

    虽然脸上仍然保持着训练有素的平静和镇定,但温简言心里却开始发虚。

    三人分散开来,开始在大厅一楼寻找着钥匙的位置。

    他神情恍惚地跟在温简言背后,穿过大厅,来到紧闭的宿舍楼门口。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第九章

    他指了指背后的楼梯,话锋一转:

    苏成一怔,他走上前,试着推了推门。

    楼梯间里黑暗而狭小,绿色的墙漆剥落,露出乱涂乱画的凌乱涂鸦,头顶的灯光闪烁着,发出滋滋的声响。

    但是,现在这个副本……

    那些窸窸窣窣的诡异人声一再放大,在空荡荡的走廊中回旋着,从四面方袭来,却完全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却莫名地令人通体生寒,心神震颤。

    温简言对此深有同感。

    教学楼里太安静了,空旷死寂的走廊里只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

    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路灯滋滋的闪着光,仅仅照亮一小片苍白的区域,建筑物的边缘模糊而遥远,暗影憧憧,无声无息地栖身于视线的边缘。

    温简言头也没抬,用最快的语速说道:“别看,低下头,快步往前走。”

    刚刚跟男人搭话的主播给孔世兴使了个眼色。

    那个人影缓缓上前两步,整张脸暴露在了灯光之下。

    孔世兴眼底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他正视着眼前的青年,小心翼翼地问:“徐警官,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其中一个主播猜测道:“说起来……这会不会和之前老妖婆要找的那个npc有关?”

    有些歪斜的楼梯顶端被黑暗吞没,看上去仿佛无穷无尽。

    他们之所以对这个主播有印象,就是因为,作为一个生存时长过高的新手主播,他实在是太过高调。

    “确实有点高了。”

    一道孤零零的人形剪影站在楼梯间,被拢在黯淡惨白的光里,乍然看上去犹如鬼魅。

    “来来来,开局了开局了,来赌一下对面能不能拆穿主播的骗局。”

    但是,一旦他们想要离开楼梯间,进入二层三层的走廊,就会再次陷入先前的困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

    “……”

    多亏了遇到了这个重要npc,进入了这个似乎非常关键的剧情线,不然他恐怕早就身处险境了——要么在被怪物追赶,要么在逐步逼近的倒计时下苦苦挣扎。

    “还有,我本就是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潜入进来的,不需要叫我徐警官,你……和我妹妹一个年龄,以后就叫我小温哥吧。”

    他想起那个任务的时限,又捏了捏自己口袋里钥匙坚硬的轮廓,咬咬牙,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温简言一声断喝。

    离开了傍晚,现在的校园好像是坠入了另外一个次元。

    温简言面不改色:

    “恭喜主播离开宿舍楼!”

    他后背一凉,就此打消了去二三楼探索的心。

    他又用力攥紧把手下压,但是把手却死死卡在原位。

    “这,这里吗?”

    【主线任务:在熄灯后离开寝室,探索校园。

    话音落下的瞬间,两个人玩命地跑了起来。

    死寂的大楼内空无一人,莫名的压迫感令人心头发凉。

    苏成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抱着最后一丝不切实际的希望,抖着嗓子问道:

    絮语声消失了。

    “妈的……”

    他扭头看了眼不远处的温简言,心里掠过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感激。

    苏成站在空无一人的一楼大厅,突然有些缓不过神来。

    但是任务在手,退无可退,他只好硬着头皮迈步向前,用训练有素的平静声音说道:“走吧。”

    “但是怕鬼也是真的啊哈哈哈!”

    孔世兴面不改色地说道:“你想和我们一起行动也可以,但是必须要无条件服从我们的命令,不能拖我们的后腿。”

    苏成望着自己同伴陡然高大起来的背影,不由得肃然起敬。

    每向前一间,剪影都会向前一步,那诡异的影子逐渐放大,似乎正在缓缓逼近。

    “……”

    温简言似乎这才注意到对方惊骇的眼神,他顺手将铁丝揣回兜里,微微侧过脸,若无其事地说道:“现在不需要了。”

    “您……心理素质可真强啊。”他张了张嘴。真情实感地赞美道。

    眼前的青年骤然收住步伐。

    男人急急忙忙点点头:“好……好!”

    “……走吧,上楼。”

    “好家伙,居然又给他混过去了。”

    苏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

    “程华全。”

    温简言:“……”

    “咔嚓。”

    直播间里洋溢着快乐的气氛。

    黑漆漆的教室里,隐约可见远处路灯的暗淡光线。

    我这是不得不头铁好吗!

    温简言没回答。

    很快,这间教室被远远抛在了身后。

    温简言:“……”

    “这是什么奇妙诡异的喜剧效果啊!”

    弹幕里飘过一片省略号。

    “!”

    那么,在队伍里备一个血包总是好的。

    苏成一边说着,一边扭头向站在身旁的青年看去——

    两个人继续向前,配合着心跳凌乱的鼓点,空洞脚步声在走廊中回荡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好,小温哥。”

    青年微微一笑,笔直立于明暗之间,身材修长挺拔,眼眸清澈而坦荡。

    “这边!”

    “怎么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完全不想上去。

    “……是你?”

    “你叫什么名字?”

    苏成头皮发麻,匆忙点头。

    很快,四楼已经近在眼前。

    他虽说还是个新人,但是玩的恐怖解密游戏不算少,按照套路,一扇锁着的门总会有把对应的钥匙,只不过需要玩家寻找罢了。

    几个有些狼狈的人影出现在了大厅内。

    “——包括时时警戒周围的环境。”

    跑在前方的青年猛地一个急转弯,拽着苏成冲进了楼梯间里。

    其中一个主播心有余悸地说道:“这怪也太凶了点,如果我不是及时扔了个道具,不然恐怕就要阴沟了里翻船了。”

    铁门纹丝未动。

    温简言抬头看向面前的教学楼。

    他脸上恐惧未消,面容苍白,声音颤抖:“让我加入你们吧。”

    “我觉得应该可以吧,警官学院怎么可能教这种下三滥的东西啊,一看就不是好人!”

    突然,他浑身一僵。

    才说到一半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不一定是人。”

    视线的边缘模糊成一片,但却仍然能够看到那黑影穷追不舍地继续靠近,靠近,再靠近。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

    他深吸一口气,也鼓足勇气跟了上去。

    再下一间。

    浓重的黑暗仿佛活物,将整个校园全部吞吃入腹。

    我们……就这么下来了?

    “某种意义上对面确实说到真相了,主播心理素质确实很强,只不过全部点在了说谎话不眨眼这个方向上了。”

    “跑!”

    他抬起头,看向面前向上延伸的阶梯。

    即使知道对方是npc,苏成还是忍不住被触动了。在这一瞬间,对方刚刚给他简单讲述的背景故事仿佛变得生动具体了起来。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d级副本的话,他们一般不会考虑这个方法,毕竟如果最后对方没有被搞死,一定会结下深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这么好笑?”

    苏成实在想不到,原来借助时间差和死角绕出老妖婆的警戒范围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

    很快,两人有惊无险地来到一楼。

    同行的青年对这里的内部构造仿佛早已了如指掌,即使在黑暗中都能进退自如,哪个房间能进,哪个房间不能,每个时间点都卡的恰到好处,似乎总能恰巧在被发现之前找到一个藏身的死角。

    “教,教室里,好像有人。”

    呵呵。

    灯光勾勒出来数道黑色的剪影,那影子一动不动,悄无声息地并排站着。

    “我,我想和你们组队。”

    那些逐步逼近的影子也似乎没有追上来。

    孔世兴听到动静从值班室内走出,他微微眯起双眼,视线落在了不速之客的身上:

    正在这时,他们二人的耳边同时响起“叮”的一声:

    这鬼地方,一看就知道里面没什么好东西!

    太好了,看来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太多的话容易被盯上,太少的话说明他已经危险临近,也会更容易被警戒和疏远。

    男人说道。

    “……套路,全是套路。”

    那些影子变得清晰而迫近,它们在走廊和教室的黑暗中攒动,贪婪而渴切地注视着他们,伺机将他们拖入黑暗。

    完成度:50

    耳边隐约响起细细碎碎的诡异声响,仿佛低低的嬉笑,又好像恶意的絮语,那些无意义的音节从走廊的远处传来,一点点地迫近,迫近——

    “哪来的妹妹!没有妹妹!主播你醒醒,这些全都是那个骗子编的啊!崩溃jpg”

    主播不由一怔。

    不过,按照恐怖片套路,恐怕……唉。

    对方的身形五官十分眼熟,是个曾在副本内部见过不止一次的新人主播。

    一定是这样。

    “啊,钥匙啊。”

    被死死锁上了。

    他的语调虽然平静,但声线却压得很沉,仿佛深藏着某种复杂的情感。

    苏成一惊,下意识地扭头拽住温简言的手臂:“有人来了,快走!”

    另一人看上去同样狼狈:

    孔世兴眉头紧锁,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先不提这个,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大门的钥匙。”

    不愧是一身正气的人民公仆,即使在恐怖直播里也能给人这么强的安全感!

    弹幕笑疯了。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回答:“谬赞了。”

    怎么有点不太真实呢?

    苏成在过程中偷偷把身份卡掏出来看过几眼。

    “我去那边找找看,徐警官你……”

    温简言深深看了苏成一眼,淡声道:

    苏成震惊地看了身旁的青年。

    两人快步离开宿舍楼,还动作迅速地将背后的大门复原回了原来的样子。

    再下一间。

    苏成深吸一口气,郑重道:“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妹妹的。”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苏成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他哭丧着脸注视着眼前的教学楼,脊背上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男人回答。

    这位npc,请问您完全不害怕的吗?

    宿舍楼一层。

    除此以外,一片死寂。

    “我们的训练是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

    “……”

    “我本来以为他要起疑心了,没想到他现在更深信不疑了……就n离谱!”

    进入楼梯间之后,一路再没有出现什么异声怪像。

    徐媛留给他的储物柜钥匙就指向那里。

    值班室脏兮兮的玻璃上,模糊地倒映着男人的身形。

    大门的门锁发出清脆的一声,然后缓缓地向外敞开了。

    “没,没关系,钥匙肯定在附近。”苏成紧盯着大门,缓缓退后几步,强作镇定地说道。

    苏成惊魂未定地靠在墙壁上,嗓音变调:“那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刚才狂奔时产生的肾上腺素已经消失,冰冷的寒意开始从脚底窜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