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桑沃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的掌心里一片湿黏。

    但是,莫名的,苏成感到自己的神经渐渐紧绷起来,掌心里也渗出了冷汗,危机感毫不逊于刚才在走廊上时。

    等等……

    放眼望去,一尊尊石膏像一动不动立于房间内,齐齐地堵住了通向外部的路线,一张张惨白的面孔直直地向着这个方向望了过来,明明近在咫尺的大门,看上去却是那样的遥远。

    偌大的教室里没有桌椅,凌乱支着数个画架,姿势不一的石膏像站在教室的不同角落,安安静静,一动不动。

    虽然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想法顺利进行,可是……

    自己做的究竟是对是错,只能之后才能判断了。

    “滴答”。

    “咔咔……”

    苏成浑身发冷。

    温简言缓缓地深吸一口气,将储物柜的门拉开。

    “……牛啊!”

    在话音落下的瞬间,他

    苏成快速地扫视了一圈面前的储物柜,眼前一亮,向着房间角落指了指:“这里!”

    “对啊,这主播靠运气过了前面几关,就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牛逼角色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早就看出来了,这种花里胡哨总想不走寻常路的主播基本上都活不太长。”

    见到苏成退却,石膏像的脸上不知为何显现出一丝失望的神情。

    “……”

    温简言对房间中的黑影有了点隐约的猜测,于是才果断做出行动。

    突如其来的事实冲击令他有些茫然,仿佛一口气吊在胸口下不来。

    “……看样子,应该是。”温简言背靠着后门,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

    “……我不理解,主播怎么发现的?”

    刚刚还在预言温简言死亡的弹幕此刻安静了下来。

    他微微一怔,下意识地扭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等等,我记得徐媛不是在那本日记里说,听到床边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吗?那该不会就是因为,那个伪装她的人手里正拎着的剥了皮的猫,而她听到的就是血淌下来的声音?”

    灯光亮起,驱散了浓重的黑暗,将整个房间瞬间照亮。

    “368。”

    前三层楼渐渐逼近的恐怖影子,四楼又过分的空荡,在这样的氛围暗示下,他根本没有往无害的方向思考。

    苏成点点头。

    他没有贸然踏入房间,而是用胳膊的一侧抵住墙壁,保证自己整个身体的大半都留在房间外,然后向黑暗中探出一只手,在房间内的墙壁上摸索着——

    苏成觉察出了不对劲。

    思及此处,苏成壮着胆子,提高了一点声音:

    房间里安静的很。

    这时,苏成变了调的声音再次传来:“那个——”

    一阵古怪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呛的他微微侧开脸,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我汗毛起来了,开始刺激了。”

    或高或低,或远或近,一动不动,无声无息地立于阴影之中,仿佛早已和黑暗融为一体,猛地看过去,令人不由得头皮发麻。

    他强迫自己用视线扫过眼前的空旷教室。

    刚刚,在身体转身欲逃的瞬间,他的大脑却在习惯性地用理智清醒地思考着。

    “啧啧啧,完了完了。”

    他率先迈步向内走去。

    虽然它们仍旧一动不动,但是苏成却再也不敢把它们当成什么无害的装饰品。

    苏成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在刚才那么诡异的氛围中,都能冷静观察,精准判断,不愧是训练过的专业人才。

    见他久久不动,苏成有些紧张地开口问道。

    石膏像的活动幅度越来越大,细碎的石膏粉落下,它一落到地面,就会立刻将那一小片区域染成柔软而诡异的灰白色。

    苏成从喉咙里溢出一丝哆嗦的惊叫,然后又被猛地压了回去,他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几乎差点将自己绊倒。

    下一秒,他几乎忘记呼吸,后背窜起一阵麻意。

    耳边只能听到温简言那边传来的翻页声。

    余光里,他瞥见身旁的人突然动了。

    但是,还没有等他看到些什么,余光里,背景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微微一动。

    正往前走的苏成没看到,在自己的背后,刚刚还一脸严肃的青年扶着墙,左脚右脚颠倒了一下重心,偷偷地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两条腿,这才迈步跟了上来。

    苏成猜测道。

    没有半点阴影,也没有任何能够藏身的地方,一切都分毫毕现。

    “啪!”

    光线下,一切都无所遁形。

    无论如何,进还是得进的。

    地面变形蠕动,更多的石膏像从地面之下爬了出来。

    失去了控制力道的门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缓慢地向内敞开。

    他猛地倒退数步,远离门口。

    温简言对弹幕态度的变化一无所知。

    苏成站在一边,一手捂着鼻子阻挡臭味。

    原来……那些黑影是石膏像?

    轻微的石块崩裂声响起。

    就在刚刚生死一瞬的危急时刻,温简言的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新手礼包功能已生效。”

    “得了吧,前面也别可惜了,这波要不是主播刚刚在检查柜子上花的时间太长,让这群石膏变得这么多,地面都快无处下脚了,要不然怎么可能团灭?”

    齐齐面向了这边。

    “说起来,我刚刚花积分去兑换了个剧情提示,这条故事线发生的时间是整个学校里最早,而且又关乎s级隐藏物品,估计这条线可能会涉及到整个副本最核心的地方了。”

    温简言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不,甚至更强。

    他现在清楚这石膏像里封着的都是什么了。

    他迈步上前,半是惊叹半是感慨地地抬手拍拍温简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单凭进门时需要开灯吗?这线索太少了吧?”

    看来是祭坛被成功破坏了。

    房间里开了灯,每个角落都分毫毕现,先前的恐惧也终于烟消云散。

    门内漆黑一片。

    温简言打开自己的主播面板。

    借着走廊内的灯光,能够看到更多的人影站在房间之中。

    苏成用有些变调的嗓音说道:“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很快,温简言走到了门口。

    少见的,他这次没有直接去看弹幕,而是打开了自己的背包。

    青年迈开长腿,猛地转身向着教室的后门冲去——

    “小,小温哥?你在那边吗?”

    苏成缓过神来。

    到现在还有点腿软呢。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走上前去,探头向着柜子里看去。

    温简言扭头看去。

    “草啊!他该不会第一个副本就百分百解锁吧!”

    光源消失,眼前只剩下了一片浓厚的漆黑。

    弹幕里一片唏嘘,先前热情狂吹的风气骤然一变,只剩下了叫衰的声音。

    走廊中的灯光顺着逐渐拉开的门缝涌入,勉强将暗影驱散,将房间的一角照亮。

    他艰涩的吞了口唾液,张了张嘴:“我,我说……”

    第十章

    苏成神无主地站在黑暗中,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防身,也没有逃离的办法,只能绝望而无助地喘息着,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几秒钟过后,几条不解的弹幕缓缓飘过:

    温简言绷着一张脸,高深莫测的说:“进去看看。”

    那些石膏像,刚才就是这个姿势吗?

    柜子里,森白的骨骼制品被绕成一个圆,像是某种古怪的祭坛,圆心中央躺着一堆软踏踏的毛东西,棕黄色的皮毛上凝着褐色的血痂,那股腐臭的血腥味就是从这里逸散出来的。

    “怎么了?”

    青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没有回头,反而迈开步伐,径直向前走去。

    他顺着苏成手指的方向向前走去,在柜前站定,从口袋里掏出钥匙。

    之前那群石膏像活动时的会发出的“咔咔”声也消失了,就像是在失去灯光的一刹那,它们也失去了动力一般。

    锈蚀的钥匙严丝合缝地陷入锁孔,只听“咔哒”一声轻响,柜门弹开了。

    苏成站在房间尽头的一排储物柜前,提高声音问道。

    温简言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先前面无表情的冷淡模样。

    他的脚步很轻,落在地上听不到半点声响,修长的身形紧绷微弓,像是某种蓄势待发的猫科动物。

    “啪嗒”。

    苏成听到自己倒吸一口凉气。

    黑暗粘稠的仿佛流质,像是一重蒙在眼前的黑布,耳边只能听到自己紊乱的心跳声,除此以外,一片死寂。

    “不可能吧,估计是那个占了徐媛身份的人的柜子吧,你看那张猫皮,应该就是被那个人给剥下来的。”

    “可不是吗,等下一个再找到线索的主播出现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苏成的大脑紧张的仿佛要爆炸,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胆战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明亮的灯光从头顶流泻而来,照亮了地面上干掉的颜料,蒙着白布的画架,以及一动不动的石膏像。

    苏成一怔,下意识地向着自己刚刚准备落脚的地方看去——地面上不知何时变成了柔软的灰白色,其下有什么东西隐隐鼓动着。

    在距离门口极近的地方,定定地立着一个漆黑人影。

    正在这时,耳后突然清晰地响起一声——“滴答。”

    温简言低着头,认真地读着手中的那本小书。

    房间的灯乍然熄灭。

    不远处,在光明和阴影的模糊边界里,那些人影悄无声息地立在房间深处,一个个轮廓暗影重叠,黑黢黢的,像是一张张向外窥视的脸,无声地注视着他们,耐心地等待着猎物落入陷阱。

    那是一本皱皱巴巴的黑皮小本子,很薄,边缘的页扉卷了起来,露出沾着棕褐色血迹的内里。

    “好家伙,这是徐媛的柜子?!这里面的东西也太邪乎了。”

    冰冷的灯光从头顶打下,落在石膏像的五官轮廓之上,为它投下深深的阴影,一张张惨白的面孔,一双双没有瞳孔的眼窝无声地向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那些面朝不同方向石膏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一声轻响。

    所幸的是他还扶着墙,这才没有暴露出自己真实的怂样。

    温简言被拍的差点一个踉跄,表情差点没绷住。

    在它触碰到温简言之前——

    “小温哥,你要找的储物柜是几号?”

    其中一尊石膏像注意到了他的举动,用比先前更敏捷的速度抬起胳膊,它的关节上裂开更多纹路,惨白的五指猛地向着温简言背后伸去!

    柜子内侧的表面都被涂满了粗糙的黑红色纹路,在背后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阴森而诡异。

    温简言伸手进去将本子拿出,开始快速地翻。

    刚才的石膏像,有这么多吗?

    一旦踩上去,他一定会被拖进去,也变成这群石膏的一员。

    远远的,闷闷的一声“嗯”从教室的另外一端传来。

    他虽然猜到了房间里应该没有什么大危险,但是这不代表他不害怕啊!

    苏成听到自己的牙齿咯咯作响,脊背上噌地出了一层冷汗,身体紧绷,瞬间已经做好了立刻逃跑的准备。

    “石膏像活动,靠的是光源?”

    苏成脸色惨白,抬腿就准备埋头向外冲去。

    苏成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猛地蹦了起来,扭头向着背后看去。

    石膏像的面部裂开细细的纹路,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试图从下方挣脱出来。

    只见那一团猫皮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渗出了大量的鲜血,殷红腥臭的污血缓缓地漫出骨骼的区域,顺着柜子边缘淌下——

    身后猛地传来一股大力,将他整个人拽了回来:“等等!”

    温简言定了定神,尽量用没有起伏的声音回答道:“……没什么。”

    看着那滴落在地的鲜血,温简言还是忍不住感到几分不寒而栗。

    像是融化的石膏。

    “啊啊啊啊主播nb!”

    他深吸一口气,施力将门把手向下压去,只听清脆的“咔哒”一声,门锁被旋开,顺着力道向内滑去。

    “?!”

    温简言动作一顿,从专注的状态中抽离出来。

    温简言适应了这个气味,定睛向着柜子内看去。

    “别——”

    “这波要团灭啊。”

    “咔……”

    毫无预兆地,他动了,但方向却并不是即将被堵死的前门。

    浓重的阴影不规律地流淌,将一切都笼罩在未知的黑暗中。

    “他刚才是不是用什么道具了?我不相信一个人类能通过正常途径推理出这个!”

    温简言答道。

    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他谨慎地向前走去,一步步地与房间拉近距离。

    那是一张被生剥下来的猫皮。

    温简言看的头皮发麻。

    雪白的石膏碎屑悉悉索索地落下,石膏像的胳膊一点点抬起,关节处的裂缝越来越大,向着两个人的方向伸出了手——

    他注视着地面上即将蔓延过来的灰色沼泽,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越看,眉头皱的越紧,一手翻页,另外一只手则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柜子内环绕成圆形的动物骨骼,专注到完全没有听到苏成的呼唤。

    苏成被自己沙哑的不像话的嗓音吓了一跳。

    “唉,可惜了,虽然以前也有跑到这个教室来的玩家,但拿到这个副本的s级道具任务的,他还是第一个。

    温简言悚然一惊。

    温简言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升上来。

    苏成一怔。

    正在这时,温简言的视线被柜子深处的一角吸引了。

    如果这个房间是开门杀,那这个所谓的“隐藏物品开启任务”就没有完成的可能性,再加上,从徐媛的日记中一些细节里可以看出,她是个学美术的艺术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