漪澜潇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漪澜潇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更可笑的是,凌其江竟然还以为只要自己亮明身份,那些放印子钱之人得知他真的是安国公府的嫡孙,就根本不敢再狮子大开口。

    凌老国公几番询问,那些人根本不告诉他们的主人是谁。

    于是,在听到放印子钱的人已经到安国公府之后,凌权柏特意在第一时间赶来,就是为了在众多人面前将二房之事众诸于众。筆趣庫

    再加上为了让凌玉娇更上一层楼的柳氏在知晓此事的真相之后,特意提起之前跟凌权柏说过的只言片语,说其实她早就看出来了,就是苦于没有证据。

    傍晚时分,放印子钱的人上门追债。

    “大伯父所言极是,这些人根本就是诬赖侄儿,侄儿虽然玩劣,偶尔也会欠下些小银钱,可六十万两,是万万不敢的,他们还不如来抢好了。”

    凌权柏见状,连忙亲自端了杯茶到凌

    或许,在凌老国公心中,自己这个亲儿子,还不如凌松柏那个便宜女婿来得亲切。

    这让凌权柏的心不由揪起来,以前他一直外放为官,带着一家人远离京城在外,根本没有机会在凌老国公和老夫人面前尽孝,更没有想过要刻意讨好凌老国公。

    正准备暗中解决此事的凌老国公很是恼火,再加上大房那边凌权柏急于将安国公府的权势集于一手,也跑过来搅局,让凌老国公的脸瞬间黑如锅底。

    被老夫人的手下放出来的余氏和凌其江也在苦苦狡辩,非要吵着说那些放印子钱的人就是故意为之,见他们安国公府家大业大,就是想跑过来分一杯羹。

    凌权柏这个嫡长子瞒目算计,城府颇深,这便是他根本不得凌老国公喜欢的原因。

    偏偏老夫人那边还摆着长公主的架子,不顾守卫们的阻拦,急匆匆的跑出来便指着那些放印子钱的人破口大骂,非说她的孙子是被人陷害的。筆趣庫

    想不到凌老国公神色厌厌,根本没有跟他过多言语,每每说不到几句便打发他离开,更别提亲厚了。

    个大房,对自己的儿女们才是切实的好处。

    “父亲,儿子特意准备了莲心茶,正好可以降心火,父亲还是先用些吧。”

    凌老国公心中也已知晓,这些放印子钱之人虽然是亡命之徒,可他们自己还是有家人的,他们的主人一定会保护他们的家人,要不然谁愿意跑出来拼命?!

    “父亲,此事一定还有什么隐情,不能只听信这些歹人的一面之词,要让他们拿出证据来才行。”

    凌老国公看着面前清亮的茶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凌权柏特意在这个时候提起莲心茶,不就是想要提醒自己,他和自己才是父子连心的吗?

    想不到自己在府中躺了这么多年,这些人没有一个收敛的,这是想让他活活气死吗?!

    凌权柏正在想用什么办法逼二房的人就犯之时,凌其江自己却是欠下如此多的印子钱,真是天助他也!

    此事惊动了整个安国公府,消息不径而走。

    青夜当即点头说道:“属下领命!”

    凌权柏的话让凌其江当即有了底气,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拉住凌权柏的衣袖,连忙说道。

    而且这几日凌权柏日日前去凌老国公的院子跟他聊天,想跟他多亲近亲近,也好增进父子之情。

    而凌松柏和余氏则把持着整个安国公府,日日在凌老国公和老夫人面前晃悠。

    老国公面前。

    柳氏日日在凌权柏耳边吹枕头风,让凌权柏更加坚信,只要将二房的事全都捅出去,让天下人全都知晓凌松柏根本不是安国公府的嫡次子,对他,对整

    凌权柏暗中冷哼一声,不动声色的将衣袖抽出。

    与此同时,安国公府中正在上演着一出大戏。www.juyuanshu.com

    这让凌权柏更加认为柳氏眼光独到,是个不可多得的贤内助,对她更是宠爱,还扬言,若是柳氏能生下男丁,那待遇一定跟嫡子无二。

    想不到,那些放印子钱的人根本就是亡命之徒,他们一路来安国公府的路上便闹得一整条街的人都知晓凌其江欠银不还之事,府门之外围着不少看热闹的看客,就等着看这些高门大户家的好戏。

    老夫人自请出佛堂,还有余氏也哭着喊着跑出来要带着凌其江跟那些放印子钱的人当面对质。

    虽然凌松柏已经离开安国公府,可外面的人还不知晓,皆认为安国公府现在有两位嫡子,凌权柏和凌松柏。

    柳氏大喜,想着自己的未来的同时决定先给凌玉娇谋个好处,以后也可帮衬着自己的儿子。

    因为,凌其江这个不算账之人也觉得那些放印子钱的人诈他,这才几天,怎么就要还六十万两了?

    丢人现眼的

    就连元氏亲手准备的吃食,凌老国公也只是浅尝几口便没再多用。

    凌老国公这才知晓,凌其江所欠下印子钱利滚利的已经有六十万两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腹黑王爷路子野

漪澜潇潇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