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风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我在风里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莫名觉得,若是戴上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会很惊艳。

    ——看来,红裙丧尸的忍耐力增加了不少。

    他不禁轻笑一声,薄唇移开,垂眸看

    直到微凉的手指触碰到她的皮肤,林樱这才反应过来,扭过头看他。

    着她喘息:“嘘,别出声。”

    对方的声音因为长时间不说话有些哑,偏偏又从头到尾都是一股温和调调,结合起来便极其撩人心弦。

    片刻后,白熠体贴地放过她,在林樱喘息时轻吻着她的唇。

    林樱的手抵在白熠胸前,起初是紧紧抓着,到后来她逐渐呼吸不畅,便是轻轻推着。

    某样东西在口腔中温柔地引导试探着,在勾引到猎物后,便裹挟着,纠缠着。

    他发现了白熠的视线,简洁地解释了一下:“内部切磋,不用在意。”

    林樱刚低低应了个“嗯”,便发现自己面前笼罩下一抹阴影,而剩下那些逐渐转为急促的声调,便被咽回了她的肚子里。

    白熠见林樱呆愣愣的,就像一种毛茸茸,且没睡醒的生物,实在惹人疼爱。

    白熠闻言微微颔首,表示了解。

    此时察觉到自己不会掉下去,便又不太适应地收了回来。

    白熠察觉到了林樱的状态,她此时就像一条小鱼,滑得不行,甚至就快要从怀中掉下去。

    林樱还没睡醒,又是从远处看,甚至以为他这小板凳还有椅背。

    不知是环境太黑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没有丧尸察觉到。

    浑身上下就像是过电了似的,心脏处尤

    林樱没出声,但眼睫微微上抬,盯着白熠的眼睛看。

    他眼睛可真能装。

    此时一楼的灯都还没关,散布在四周,可以看见几只丧丧皆是各忙各的,就像白天一样。

    一切就这么相安无事的,逐渐发展到了凌晨——林樱起床前。

    林樱腿有些发软,她下意识伸手揪着白熠胸前的衣服,将其抓的满是褶皱。

    ——其实也不止丧丧们。

    “啊!”她短促的声音再次被掩盖住。

    扑通,扑通,像是音乐的节拍。

    林樱气不过,抬头瞪向他,殊不知反倒激起一片汹

    林樱的手早已在被托起来时,便下意识地挂在了白熠的脖子上。

    其。

    只是林樱还没能看多久,便眼瞅着白熠缓缓抬眼,懒懒地看了过来。

    话音落下,林樱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被往上一托。

    白熠此时也正端坐在小板凳上,他身板直挺,姿态休闲,有股懒洋洋的气质。

    白熠静静地等了一会,见她没出声,才开口问道:“怎么醒了,睡饱了么?”

    他没忍住,轻笑出声:“没睡醒?”

    或许是因为他在看文件,周围散布的灯比丧丧们都多,乍一看过去,甚至还有种被灯围着的既视感。

    她没怎么接过吻,还没学会换气。

    见林樱站在远处定住了身形,白熠便直起身来,将东西放下,快步过来扶她。

    “我去!”在到达一楼时,原本迈着小心翼翼步伐的林樱,发出了没有见识的声音。

    很快,林樱便喘不过气来了,她用了点力气,试图推开白熠。

    他微微挑眉,眼眸精准地放在某一个方向,没过几秒又收了回来。www.gudengge.com

    “嗯.....?!”筆趣庫

    但很快,她也感觉到了那一只托住自己的手。

    白熠不止是手指凉,就连唇也是凉的,跟林樱温软的贴在一起,逐渐融合成一个舒适的温度。

    为了不做“饿”梦,遵循着肚肚的梦想,她最终还是离开了温暖的床。

    林樱气都还没喘匀,微微偏过头,想要躲开。

    眼眸抬起的那一刹那,林樱便清晰地看见了白熠眸底那一片光,很漂亮,尤其是在宛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

    ——林樱原本是打算开口的,但在听见白熠的声音后,她又开始愣住了。

    白熠转过身,将林樱抵在墙面上,一只手稳稳地托住她,另一只手则始终放在她的后脑勺处,安抚性地揉了揉。

    不远处正在拿衣服的林枫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甚至还有些纳闷,她们居然现在才开打。

    白熠放在她后脑勺的手微动,轻而易举便移了回来。

    二人一对视,林樱心中便只剩下了一句话。

    楼梯处没有光源,林樱手上小小的手电筒也被白熠关掉了,两人在暗处接吻。

    没能成功。

    被托上去的那一刹,林樱下意识双腿夹住,生怕自己掉下去。

    林樱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肚子下楼,虽然她还没睡饱,但是她已经饿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