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白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黑眼白发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却是钟镇被宁缺用吸星大法吸干内力后随手震断心脉了。

    宁缺只是从容一笑,脚尖仿佛离地数寸,整个人鬼魅般横移一丈,完美脱离了钟镇三人的合击范围。

    “你敢动手,左师兄不会绕过你的。”

    钟镇强装镇定,带着邓八公、高克新想绕过宁缺。

    这是干嘛?

    接着钟镇仿佛触电了一般,颤抖不已,然后气息断绝,像是破烂一样被宁缺随意扔到了地上。

    宁缺身体骤然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钟镇面前,右手五指成爪,似乎实快向钟镇抓去。

    不过,他们很快就愣住了,只见宁缺这时突然拿出了一块黑布,蒙住了自己脸。

    只是,看到面前之人时,钟镇三人却浑身颤栗,通体冰冷。

    “两位师弟,无论如何,我们要尽快赶快嵩山,将详情上报。岳不群敢如此对待我们,我们就劝说左师兄将华山彻底灭了。”

    钟镇三人破口大骂。

    “这就不用你们替我担心了。”

    邓八公与高克新看到钟镇死时的情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任我行的吸星大法,不由又惊又惧。

    “三位师兄不用紧张,本人还不至于对同为五岳剑派的人下手。”宁缺轻笑着收起折扇。

    “嗯!你们说得在理。一定是岳不群监守自盗。可恶,本来左师兄派沙天江、卜沉两位前辈前来福州林家,是想将辟邪剑谱取到手的,却没想到被岳不群横插一脚,暗中夺走了。”

    “呵呵,岳先生说笑了。我们师兄弟都是粗人,比不得岳先生你这样的雅人,对什么美景之类的完全欣赏不过来。岳先生你请慢慢欣赏美景,我们师兄弟这就离开,免得留在这里大煞风景。”

    “岳不群,你什么意思?莫非,你连五岳剑派彼此的情谊的都不顾了?”

    钟镇三人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一流高手,即便是方证这种掌门级的高手被这样三位高手围攻,也得小心再小心。

    钟镇三人脸色都青了,你当在我们面的用黑布蒙住脸,就说自己是另外一个人了?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宁缺说完,鬼魅般出现在邓八公面前,使出凝血手,直接一掌劈断邓八公握住武器的手臂,空着的一只手按在了邓八公的丹田上,快速将邓八公的内力吸干。

    福州,荒郊!

    宁缺将折扇一横,拦住三人,似笑非笑道:“三位师兄过谦了,我看三位师兄眼光就很不错,三位师兄能挑选这处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作为埋骨处,又怎能说是俗人呢!”

    想起这一次他们差点还让“岳不群”给杀了,他们就气得咬牙,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

    

    “三位师兄,我岳某人不会做残杀同道的事,但神秘蒙面人出手,就怪不得我了。就好像药王庙一战,我们华山差点被十三个蒙面大盗逼上绝路,但我们却从没有指责过嵩山……想必,你们也是该如此!”

    “吸星妖法!岳不群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修炼任我行的吸星妖法。你就不怕暴露后,人人得而诛之吗?”

    “可恨!没想到岳不群竟然变得这么强。www.sdyfcm.com这件事一定要尽快通知左师兄,岳不群已成大患,必须尽早根除。”

    “岳不群,你这个伪君子,真小人!”

    同时,他向前探出五指,指掌间仿佛出现一个黑洞漩涡,一个沛然吸力蔓延而出,钟镇惊叫一声,竟被他隔空吸并抓住。

    “三位师兄,好不容易来福州一次,怎么不好好游玩一番,何必这么急匆匆离去?”

    突然,一道身影拦在了钟镇、邓八公、高克新三人面前,那人青衫磊落,轻袍绶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潇洒。

    钟镇三人听到宁缺此话,心里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暗暗嗤笑宁缺迂腐,为世俗道德所制约。

    “岳不群,你无耻!”

    钟镇与高克新脸上也流露出警惕之色。

    宁缺,不,神秘蒙面人说着,杀机弥漫,整片山林温度都仿佛骤然下降。

    钟镇外号九曲剑,自然也不是简单角色,生死危机下,他手中的利剑仿佛化作一条扭动的灵蛇,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刺向宁缺手掌。

    钟镇、邓八公、高克新三人彼此搀扶着在山林中前行,他们这一次前来福州的计划可以说是彻底失败了。

    同一时刻,邓八公与高克新也双双扑向宁缺,分别挥动长鞭与利剑攻击宁缺要害。

    邓八公猛地抽出长鞭,怒指宁缺。

    “钟师兄,岳不群的实力突然暴增,这完全不合常理啊……你说,会不会是他修炼了辟邪剑法的原因?”

    “好了,三位,时辰已经到,该上路了。”

    “钟师兄,我赞同邓师兄的想法。仔细想想,除了诡异莫测的辟邪剑法之外,还有什么功法武学能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实力暴增如此之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诸天最强大BOSS

黑眼白发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