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见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月见茶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神色冰冷,没有情绪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死人。

    “在我床板下的暗格里,”青冀面露俱意,声音沙哑:“我特意用了好几种咒语隐藏保护,只有我一个人能解开……您放开我,我为您去取。”

    察觉到司宁的杀意不减,青冀又连忙道:“虽然……虽然我天赋不足,咒语未能习得几个,但我查阅了大量古籍,将其中的注解记牢在心中,若殿下想学,我必定倾囊相助……”

    实力悬殊太大,青冀连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再用力一点点,他可能会被直接扭断脖子,或是窒息而死。

    而且司宁前两日对他漠然无视,今晚突然来抢走他一直悄悄藏好的东西,处处都透着怪异和不寻常。

    再加上他实力不够,对上司宁绝对毫无胜算,司宁已经拿到了书,很可能会直接杀了他。

    青冀眼底露出懊悔与怨毒的眼神,终究还是他大意了,今晚的一切都发生地措不及防,让他没有丝毫准备。

    黑魔法咒语书更是个秘密,不能被司涟他们知道,杀了青冀简单,得找个合理的借口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翻开书扫了几眼,确认无误后,控制住青冀的雾气骤然消散。

    青冀狼狈地后退几步稳住身型,捂着脖子:“殿下为何要这样……您又是怎么知道这书的?”

    见青冀抖着唇面色灰败,他话音一顿,又出声道:“不过,我暂时不会杀你。”

    他如此厉害,还要用黑魔

    司宁语气嘲讽:“龙岛的藏书阁中应有尽有,你还没有资格教我。”

    稀薄的雾气犹如实质,在青冀的颈侧掐出深深的淤痕。m.erpingge.com

    “不必。”

    想起司宁近乎恐怖的实力,青冀眼底浮现出一丝俱意。

    司宁毫不犹豫道,挥手的瞬间身后床榻的位置响起闷响,伴随着一些令人牙酸的声音,像是物体之间扭曲和互相摩擦,时而尖锐刺耳。

    雾气还扣在他颈间,他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看着一本硬质黑壳的书从角落飞出,落到司宁手里。

    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拍掉身上沾的灰尘,幻化出一面水镜。

    这本黑魔法咒语书在他手里,连他的导师纪廉都不知情。

    “请殿下责罚……这书是我机缘巧合下得到的,我只翻看过几次,”青冀说得半真半假:“导师命我千万小心保存,我才时刻带在身边,不是故意隐瞒带入龙岛的……”

    话音落下,他又如同来时那样,鬼魅一般转眼消失在了屋内。

    他尝试了许久,直到精疲力竭也无法做到,最终只能放弃。

    床榻完好无损,根本看不出里面藏过东西又被拿走了,屋内的摆设也不曾动过,他去跟别人说司宁抢了他的书,恐怕没有人会信。

    求生的本能让青冀屈服,他艰难吐出一个字:“在……”

    而且还是一本偷偷带进来的黑魔法咒语书,司宁不威胁他,他也不会轻易说出去。

    短杖静静躺在地上,青冀不动声色地挪动脚步,然而下一瞬,短杖突然裂成了好几段,再无使用的可能。

    雾气稍稍松开了一些,让他得以喘息。

    镜中清晰映出他颈侧的伤痕,连续用了几次治愈术后才开始好转,逐渐恢复如常。

    没有魔法杖的加持,青冀更打不过司宁。

    司宁反问道:“你偷偷将这种书带进龙岛,想做什么?”

    青冀的表情更加难看,他没有说谎话,黑魔法咒语书的确在那个位置,他是想等司宁先放开他,表面趁着解开咒语的空档想出应对方法,不能真就这么把书送出去。

    他表明纪廉也知道,因为书的特殊性才没有拿出来,不算私藏。

    书的外壳也被下了咒语,咒语的拥有者才能翻阅,也被司宁轻松解除。

    他额上渗出冷汗,“扑通”一声跪倒。

    青冀瘫坐在地上,待稍稍缓过神来,捡起断裂的短杖重新拼好,试图将司宁放进他体内的雾气逼出来。

    一抹淡淡的雾气毫无征兆地渗入青冀鼻间,他立刻捂住口鼻咳嗽,却已经晚了。

    青冀是来接替纪廉的,身为纪廉最优秀的学生,在外界也有不小的名头,要是来龙岛没几天就死了,保不齐会引来麻烦。

    他却没想到,司宁的咒语修习已到了这种地步,几乎与他的导师不相上下,能这么迅速且轻易地将床榻下方的咒语破除,甚至不需要损坏床板。

    难道是龙岛有别的禁制?他带进来的所有东西都会被发现?可如果有,他不可能毫无察觉。

    未知才是真正的恐惧,青冀猜不透司宁是如何知道的,在他的目光下,仿佛所有的意图都无处遁形。

    “我不管你如何讨好其他几位殿下,你敢把今晚的事说出去,”司宁冷声道,“或是再踏入我的宫殿半步,你这条命,谁也保不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