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大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三高大人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见此,面具女子沉默了几息,便不再言语,跟随袁天罡离去。

    薛仁

    女子取下绑在白鸽上腿上的纸条。

    当初自己救下她时,曾经为她算过一卦。

    ……

    “越想越气,每次回来,都没有好事,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他揍成猪头。”

    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见状,没有惴惴不安,反而笑了起来,少年的这些话,他已经

    袁天罡微微一愣。

    这次在吐蕃闹出的动静,袁天罡现在想来都有些心悸。

    按理来说,就算她死在了这里,自己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才是。

    随着面具的缓缓摘下,露出了一张有些漂亮的脸蛋。www.baiwenzai.com

    令袁天罡吃惊的,显然不是她仍旧精致的容颜,而是她脸上原本的大块红斑已经消失不见!

    少年点了点头,随手拍了拍,让手上的点心残渣纷纷掉落。

    当自己见到面前女子的时候,瞬间就明白自己的不安来源何处。

    虽然知道她日后可能会走上歪路,但自己并没有去干预什么。

    毕竟对于未来这种推算最不可测,随意干预未必就是好事。

    袁天罡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青年道士正一边咧着嘴一边将面前的银钱向自己怀里塞着。

    自己阻止了她,不。应该说再一次救了她。

    “王爷,我们的人已经派出去了。”筆趣庫

    “跟我回大唐吧,暂时留在玄都观。”

    是他改变了自己的一生,是他将自己黯淡无光的生命重新点亮。

    为自己算了几卦,这才决定来吐蕃走一圈。

    面具女子摇头婉拒。

    ……

    吐蕃都城。

    “计划取消,待命!”

    “当初遇到了一个贵人。”

    可前段时间自己心神不定,总觉得会有

    正说着,一只白鸽扑棱扑棱的落到了面具女子的肩头。

    李承乾喃喃自语。

    把他抓了,系统任务应当算我完成了吧?

    “带人从后门摸进去,把他给我绑了。”

    靠近王宫的一座王府。

    可让自己不解是,面前这个女子为何会让自己不安。

    “你的脸?”

    在他面前,一个中年男子正在不停的汇报着什么。

    “我就知道,每次回来必定没有好事。”

    贵领命,再次离开了房间。

    或许在他看来,治好自己的脸只是随意之举,但对于自己来说,他却是赋予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与面前女子有关,又与自己有渊源的人,只能是当初自己收的那个徒弟了。

    什么大事要发生。

    即便他的身份高不可攀,即便他想要倾覆这天下,自己也会追寻他的步伐。

    “殿下,王府中已经陆陆续续出去了七十多人!”

    自己估摸着面前女子就算走上了歪路,也就小偷小摸,再不济落草为寇,强抢几个良家美男什么的,与自己关系也不算太大。

    袁天罡心累的揉了揉眉心,应当是了。

    袁天罡脸色发苦,当初为了嫖…不是,为了免费练习自己的相术,收下的那个便宜徒弟。

    直到那一日,自己偶然间遇到了那个人。

    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像这种藏的最深的,往往是威胁最大的。

    李承乾此刻就待在王府附近的一处宅院内,很快,薛仁贵快步走了进来。

    有那个人在,可能命都要留在吐蕃都城。

    说着说着,少年的语气逐渐愤愤起来。

    “果然么。”

    袁天罡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具女子,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哎,亏了,亏了。

    “天师,我还不能……”

    面具女子笑了笑,看着手中的面具似乎陷入了追忆之中。

    当年的自己虽然被面前的老人救下,但因为自己脸上的红斑,每日终究生活在他人的指指点点之中。

    随后站起了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因为自己确信,他们此次针对吐蕃的行动,必定会失败。

    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一个身穿王爷服饰,与松赞干布有些相像的少年半躺在太师椅上,手中正时不时捏几个小点心塞进嘴里。

    这个松赞干布同父异母的弟弟,果然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也是,虽然他这段时间没有任何动静,但选择这个时间回到都城,必然有所目的。

    李承乾点头。

    近处的王府。

    除非,是那小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