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阙春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一阙春秋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一个月零三天。”

    一叶扁舟,随波沉浮。

    漠刀绝尘收了刀,沉声说道:“吾无意杀你,请随吾回天都面见武君。”

    “哈哈哈!这段过往楚某原想深埋心底就好,在遇见你之前,他是楚天行今生唯一的舍命之交……”

    “鬼麒主是个化身,真身吾从未见过,吾知道的仅是他改造你,与你是人之最的身份有关。”

    大漠苍鹰的武器是自身鹰隼所化的翼刀,轻快,犀利,可随风浮现,更能隐匿风中,杀人于无形。

    “哼!”

    浩星探龙并没有喝,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跟在吾身边的目的是什么?”

    再在风之谷细细搜索一番,除了残留的鹰族遗迹,并无任何发现。

    “真相伤人心,何况这世上哪有什么真相,每个人眼中看到的都只是真相的一小部份。”

    浩星探龙收回剑,依然插在背后,凛然说道:“每个人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沙暴中,大漠苍鹰倏化鹰形,震翅疾冲九霄,不待漠刀绝尘反应过来,又俯身冲下,翼刀自上而下斩落。

    “莫名其妙。”

    再次听到人之最,浩星探龙眉头皱起:“究竟何谓人之最?”

    轰然!

    楚天行抹去脸上的血迹。

    浩星探龙终于找到了楚天行,之前死皮赖脸跟着他的人,有心隐藏自己的时候,可真是千山万水难觅踪迹。

    大漠苍鹰痛苦地凝视脚下的深谷,多少年过去了,他还没有确定那个人是不是灭族仇人,或者是他不忍心确定那个人。

    浩星探龙怒了:“吾要知道真相!”

    漠刀绝尘回到天都时,大漠苍鹰也飞回了云汉仙阁。

    “先回天都。”

    苍鹰狼狈掉落原地,腹部被斩破一个大洞,血染黄沙。

    一声冷喝,荒漠神刀划出巨大弧形,紫芒四射,架住大漠苍鹰强悍一击,随即漠刀逆回,反斩大漠苍鹰后背。

    回答楚天行的是三恒曌世,剑光泠泠,如同秋波。

    大漠苍鹰转过头:“来者何人?”

    “障眼法。”

    楚天行往后一躺,举起酒壶,一行清如滴露的酒绵绵流进他嘴里。

    “这与玄黄三乘有关,详情如此……”

    面对凌厉杀刃,漠刀绝尘蓦然开眼,身形提升一倍,一双紫眼更是看破苍鹰真身。

    膨!

    “我不习惯被人拿剑指着说话。”

    刚与地冥互解伤势的天迹正在调息,见大漠苍鹰浴血而归,一边伸手替他输送真气,一边急问:“神雕兄,这是怎样一回事?”

    带着痛楚与遗憾的声音回荡在清江上,夕阳斜照,秋波点点。

    浩星探龙昂首喝了几大口。

    刷!

    “天迹、地冥、人觉?”

    浩星探龙内劲一吐,剑芒暴涨,在楚天行的脸上割出一道深深的口子,血珠涌了出来。

    冷哼声中,大漠苍鹰身化邪风,鹰隼尽张,来无影,去无踪,刹那之间,四面八方刀风袭来,不给漠刀绝尘躲闪之机。

    楚天行苦笑道:“我避而不见,你若聪明就不该来。”

    “你一直在跟踪我?”

    这里曾是风之一族“驭风鹰裔”的所在地,与世无争的鹰族在这里生活了上千年,直到那日恶魔降临。

    褐暗的山峰,涂抹着族人的鲜血,黝黑的深谷,装满族人的尸骨。

    “哈,你看我对你做了坏事吗?无非就是打打你的小报告,还有危急时救下你,免得你这条小命挂掉了。”

    数个虚招过后,一道庞然刀气挟着震天龙鸣,砍在苍鹰身上。

    却见黄沙扑面,飞尘迷眼,一道滚滚沙尘漫天而来,将这片山谷尽笼其中。

    “说,鬼麒主与你是什么关系?”

    惊天一爆,整个风之谷为之动荡,山石崩裂,乱石如雨,方原尽化毁灭之境。

    即将撞落地面,苍鹰再化人形,双足一蹬飞身而起,往前冲向漠刀绝尘,与此同时,翼刀爆射出丈许刀气,撼然一斩。

    “不可!”

    “见了武君一切自知。”

    “逆刀回旋!”

    楚天行把手中的白玉酒壶抛过来,里面装的是千日甘,难得的绝世佳酿。

    不料黄沙倒卷向天,如一条腾飞的沙龙撞向空中的飞鹰。

    漠刀绝尘守在仙脚,好不容易守到了大漠苍鹰单独行动,跟随他来至风之谷,现在却让他跑掉了,不禁摇了摇头。

    砰砰砰!

    “荒漠狂沙走万里,孤寂天涯一人行。”

    刷!

    怒风长鸣,响起惊天啸声。

    楚天行推开剑光,三恒曌世又移动来,直指楚天行的眉心。

    “我说老浩,你就不能斯文一点。”

    黄沙刀芒相撞,黄沙漫天而散,刀芒随即消失,苍鹰受此一撞也跌向山谷。

    未等漠刀绝尘伸手相抓,又是一声尖促的鹰唳,大漠苍鹰自谷底一飞冲天,消失在云端。

    “什么!吾这就去天都为好友讨回公道!”

    “噗……莫名为天都之人所伤。”

    “自你跟在吾身边开始,吾便知道你有鬼,既然鬼麒主是造成吾变成夸幻之父的真凶,你便是帮凶,吾杀你有何不可。”

    “敬你此招,绝刀怒风鸣!”

    “那就要让你失望了。”

    “原因?”

    忽然,一道沉沉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刀气伴随着漫天黄沙飞扬。

    “鬼麒主已死,他究竟是谁也不重要了,老浩别追究了,喝酒吧。”

    “我不想去的地方,任何人也无法勉强。”

    “天都,漠刀绝尘,请你随吾去见武君。”

    朔风吹拂着冷冰的石头,到处都是久远前留下来的残破建筑,只有那些烟熏火燎的痕迹,还提示着这里曾有部落居住过。

    一湾清江,无声东流。www.baijiawenxue.com

    大漠苍鹰冷冷说完,却是回头纵身一跳,跳向深不见底的山谷。

    “你陪我喝酒,我就告诉你一段过往,因为你总让我想起那个已经失去的人。”

    “别说废话!”

    翼刀如风,却在沙中现形。

    “高手!”

    双刀激撞,擦出连串火。

    “看来,我若不说,你就要将吾捅成蜜蜂窝了。”

    另一边,离开仙脚的大漠苍鹰来到风之谷。

    浩星探龙跳到船上,船身一沉,差点翻覆。

    只闻一声风响,薄翼乍起雪亮的刀光,狠狠斩向漠刀绝尘。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