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阙春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一阙春秋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义父……”

    多谢书友9593、8210、残月风华、岁月飘零、琅从珺等大大们的月票!

    “你准备好了迎接天者的怒火吗?”

    两只魖茫然不解。

    枫柚主人转身离开,他没有听清这句话的意思,或许他听清了,只是不在意。

    第二日,又是个好天气,施工队如常干活。

    “喔,那是不是还要让吾杀到死国?”

    阎王祖哭丧着脸:“我完不成任务,肯定要被天者杀掉,求武君成全。”

    “滚。”

    当年死神离开苦境之后,封闭了这扇大门,阻断了死国亡灵进入苦境。

    “让吾去吧。”

    “我们不敢。”

    第14章 你之道路,吾不愿走

    “他体内有死神之力。”

    “吾会考虑。”

    “你们不过是垂涎神之子体内的死神之力,想据为己有。”

    随着淡淡的声音,西海碧波从中间分成两半,百丈雪浪中,出现一条笔直大道,宛如平地。

    “不必再说,吾相信你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正因为这样,义父绝对不会让你回去送死。”

    谢谢所有的评论,不分好的坏的,一并感谢。

    天都前面是西海,没有渡船,更没有桥,宁静的海水闪动着细碎的光芒。

    “抱歉,是吾忘记了,今天应置办一桌满月酒。”

    君曼睩愁道:“死国不会善罢干休,这可如何是好?”

    少昊还想再说什么,罗喉已经做了陈词总结:“你现在还不会走路,先跟黄泉学习咒术,学会控制你体内的死神之力。等你会走路了,再学义父的刀法。”

    罗喉具有破境之力,蚀阳掌更是邪灵的克星,如果让他打进死国……

    一扇古老的大门耸立在山巅,门上刻着繁复的纹咒。

    不久之后,一道阴柔却又怪异的声音响起:“武君罗喉,你为何扣压神之子?”

    等他们走过,西海重新恢复成一片汪洋。

    “这是?”

    “不敢叨扰,枫柚来此是为了接回神之子,并将他送回死国,否则天者将会打开死国与苦境的通道。”

    “君姐姐。”

    “笑话,吾成全你们,害死自己的儿子吗?”

    阎王祖:“到时你先上。”

    “儿子?”

    “可是……”

    罗喉大感意外,黄泉和君曼睩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君曼睩哭了:“昊儿,不要离开君姐姐。”

    “吾担心你没有再次复活的机会。”

    天者沉默了。

    “吾满月了。”

    “你之道路,罗喉不愿走。”

    “本君很想见见没有色彩的世界。”

    “身具死神之力的人多了,天不孤的眼睛,漠刀绝尘的刀,你怎么不将他们送去死国。”

    突然之间,君曼睩怀里的少昊说话了,他澄净的眼睛看着罗喉,开口说道:“义父,多谢你。”

    阎王锁:“早说了找天狼星一起来,直接攻进去。”

    “并非牺牲,神之子本来就是死国的孩子。”

    神之子并不想回死国。

    枫柚想了想,再次发声:“武君,枫柚谋求的是和平解决问题,神之子不可能永远躲在天都。”

    “枫柚,算计太多,只会离初衷越来越远。”

    门的那一端,传来无数死灵的狂叫,它们拍打着门壁,妄图冲开门之禁咒,对死灵而言,苦境人类是它们最好的食物。

    “少昊?”

    “吾,不认同这个天命。”

    阎王祖:“罗喉不给面子。”

    枫柚倏然一惊,神之子为何不想回死国?

    君曼睩抱着孩子过来见礼:“主人来访,有失远迎。”

    “死国天者,本君前来告诉你,神之子已经是吾的儿子,他不会离开苦境。”

    枫柚主人提气传声:“枫柚求见武君。”

    阎王锁:“还是你先上,你跑得比我快。”

    没有回应。

    “多谢你们对吾的照顾,但是吾该走自己的路。”

    少昊又转头看向黄泉、君曼睩和虚蟜,分别叫道:“黄泉叔父。”

    “枫柚主人求见武君,有事相商。”

    “但凭武君的本事。”

    罗喉纵声大笑:“哈哈哈!枫柚,本君问你,他的父亲是太学主,母亲是一夕海棠,父母亲都是苦境的人族,为何他就成了死国的人?”

    伟岸的身影静静立在门前。

    枫柚带着两只魖来到天都。www.wannengwu.com

    “这是神之子注定的天命。”

    阎王祖:“找天狼星来也打不过。”

    “虚蟜哥哥。”

    尽管少昊开口让罗喉万分吃惊,但罗喉不改初衷:“别扯淡了,你刚满月就想脱离义父的掌控吗?”

    “非吾任性,而是你们胆怯,为了苦境的安宁,便送他去死。”

    罗喉背负双手:“抱歉,施工现场,没有地方请伱们入座。”

    穿过湖底道路,枫柚看到的是一幅施工图,有人修补墙体,有人粉刷墙壁,有人挖掘排水沟……

    “死神不会再出现在吾面前。”

    黄泉狠狠说道:“你帮助他们,这就是他们回报你的方式。”

    罗喉有些气闷。

    还是没有回应。

    黄泉打断他:“虽然你喊他义父,喊我叔父,让我很不爽,但你义父说得对,谁也没有权利用你的命换取苦境的安宁!”

    枫柚盯着君曼睩怀中的婴儿,婴儿也用蓝色的眼睛回视着他,虽然无言,却给了枫柚一种莫名的排斥感。

    罗喉的强势,让枫柚一时语塞,他深吸了两口气说道:“不送神之子回去亦可,只要武君能堵住死国的大门。”

    “想住得舒服一点。”

    枫柚急了:“武君切勿任性,这是两境之间的大事。”

    这是谈崩了,阎王锁和阎王祖对视一眼,硬着头皮说道:“如果神之子不回归,天者会派出更厉害的人,届时苦境必成人间炼狱。”

    “进来吧。”

    见此情形,枫柚主人失望说道:“武君,夺影神刀,给假的玄牝,占据神之子,你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行越远了。”

    “打扰了,告辞。”

    “所以你打算牺牲这个孩子,换来苦境与死国的议和。”

    阎王锁:“可以趁他不注意,抢了神之子就跑。”

    “所以,吾收了素还真的钱,这样两不相欠。”

    “义父,让吾回死国,做吾该做的事情。”

    “无妨。”

    也许是感受到了凛然不可犯的神威,门那端的狂叫声低了下去,变成了窃窃私语。

    罗喉离开天都,来到天葬山,这里是死国与苦境的连通之地。

    多谢书友4579、4468、1680、朝云暮雨、北宸宇、不闻岁月任风歌、北执阳、上古幽魂、都天神煞、大风车房、翼、武陵少年、二零一七、流日、小胖子sss、风滚滚浪淘云、我是封剑主、禅灯枯佛、人生绝世等大大们的推荐票!

    两只魖见画风不对,紧跟着离开。

    就这样决定了。

    如此雄力,让三人各自惊悚。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