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阙春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一阙春秋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浩星探龙,不必否认自己,当年人之最命星钦点你的那刻,一定是你具备人之最的能力。”

    “哪里,得见天都武君,实属精灵的幸运。”

    “多谢武君。”

    圣宇辰咳嗽一声,缓缓说道:“精灵祸事皆因对苦境征战引发,我们自身亦有责任,此外浩星探龙查出真凶,手刃仇人,可算功罪两抵,就罚你在精灵天下服劳役一年,为禁城、兽脉的重建出力吧。”

    低沉而威严的声音让天织主霍然清醒,她记起了逆神旸惨败,狩宇一脉的精灵惨死的情景,不禁打了个寒颤,松开握刀的手。

    天织主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杀!”

    浩星探龙抽出三恒曌世,插到一边,随即屈膝跪倒。

    与浩星探龙所做所为相反的那个人,正是因为人之最的虚名,才导致身败名裂,可惜了一身绝学。

    “是想让吾把你扔进去吗?”

    “日前鬼麒主伏诛,地冥由吾亲手了结,天迹身受重创,这段由九天玄尊任命人之最而引发,云海仙门参与其中的罪孽,总算结束了。”

    罗喉对天织主的态度,让几位精灵之主心领神会,加之剩下的苦主皇旸角宿不愿问罪,对浩星探龙的处理变成了从轻发落。

    “什么龙首?”

    “老贼,你竟敢来此!”

    浩星探龙站起身,将插入青石中的三恒曌世拔出,双手递给罗喉。

    神晖主望向最大的苦主天织主,以及替代逆神旸的皇旸角宿。

    大殿外很快进来两名随从,将天织主抬了下去。

    “这?”

    “罗喉不请自来,搅扰各位了。”

    “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认错吗?”

    七元顶大殿,为精灵天下七脉之主商议要事的地方,也是精灵接见贵宾之处。

    罗喉将示流岛斩龙的往事大概说了一遍,精灵天下的乱神峰正是埋着八颗龙首的地方之一。

    神晖主叹息道:“罂粟也是因为琥珀之死陷入极端。来人,扶天织主下去休息。”

    刀似狂潮,紫雷动天,天织主就要一头劈下,不料,旁边伸出两根手指,将炽雷刀夹住。

    众人的目光齐齐转向罗喉。

    罗喉平静的神情突然一变,怒上眉山,无穷威压迫得天织主扑通跪倒。

    了结完浩星探龙的事情,罗喉方道:“可否请诸位带吾前往乱神峰,那里封着一颗八歧邪蛇的龙首。”

    “武君,这是吾之好友楚天行。”

    双方客气一番,话题才转向浩星探龙。

    罗喉与天织主正待举步,忽见浩星探龙与楚天行疾驰而来,落在身边。

    浩星探龙身形未动,沉声说道。

    见罗喉在此,浩星探龙先是一怔,继而露出喜色,急忙上前见礼。

    罗喉微微欠身,楚天行虽然受非常君指使接近浩星探龙,最后却为友情付出了生命,是个不错的汉子。

    不知为何,天织主脑海中浮现一幕幕前尘往事,杀人、献祭、征战、火海、歌声……

    “那就先向吾请罪,喝!”

    “罂粟,角宿,你们的意见是?”

    “武君,吾不知自己为何曾被点名人之最,但吾自认承担不起这份责任,此剑请武君转给真正的人之最,完成它的淑世卫道天命。”

    见她不再狂躁,罗喉把炽雷刀扔给她,冷冷说道:“七元顶,带路。”

    熊熊火海中,是琥珀泣血的歌唱,是冷缥缈悲伤的苦求。

    天织主的眼眶却红了,不由分说掏出炽雷刀。

    “浩星探龙正为此而来,当年吾与圣脉之主、神脉之主以及上代御脉之主,缔结人类与精灵和约,不料就在吾离开精灵天下后……”

    正是罗喉出手。

    一段曲折、离奇、牵涉甚广、又充满血与泪的故事,足足讲了大半个时辰。

    罗喉四人到达的时候,大殿中已经坐了四名精灵,一名面目忠厚的灰发灰须老者,一名绿发蓝衫的中年美妇,一名手摇折扇的青年男子,还有惴惴不安的皇旸角宿。www.zhiruo.me

    “精灵谷如同桃源,精灵族与世无争,罗喉亦有幸见此人间乐土。”

    见武君到来,四人齐齐起身。

    “嗯?”

    说完之后,他又看向罗喉:“武君觉得呢?”

    楚天行笑道:“老浩,我也没地方好去,不如就陪你在此劳作一年。”

    “吾……”

    面对盛名,并非所有人都能放下。

    皇旸角宿瞟了一眼罗喉,低声说道:“我想先听听武君的意见。”

    还是神晖主先发问:“久远前一见,曾与你约定,双方共同弥平战火,不料之后再无先生的讯息,反而是精幽大战越演越烈,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

    “贵客莅临,有失远迎,请罂粟带武君前往七元顶大殿。www.jingshen.me”

    “吾……错了。”

    罗喉点点头,接过三恒曌世。

    一声错,幡然悔悟,痛失爱女,延祸子民的悲痛让天织主再也承受不住,晕倒在地。

    说话的中年美妇乃是神脉之主碧琉璃。

    冷汗一滴滴滚落,打湿脚下的青石。

    弃神谷的禁制缓缓打开,传出一道温和而清丽的声音——

    “吾是来向精灵天下请罪的。”

    再见到罗喉身后的浩星探龙,老者与美妇脸上皆是显露惊讶之色。

    楚天行自然不敢怠慢,恭身施礼:“见过武君。”

    罗喉却问天织主:“冥日之与希望种子,已经证实是控制精灵心智的毒药,甚至炽雷刀中也含有让你心性失常的邪气,你可知道地冥为何要挑中你?”

    神晖主急忙将他扶起:“你也是受害者。”

    “你说什么!”

    “浩星探龙迫害精灵甚久,吾绝不逃避自己的过错。”

    她性情平和,遇事退让为先,虽然知道罗喉屠杀了狩宇一脉的精灵,私心里却认为狩宇好战,迟早要受到苦境的反噬,因而对罗喉并无恶感。

    “多谢好友。”

    任凭天织主如何运气抽刀,罗喉两根手指固若金汤,炽雷刀竟然一动不动。

    “因为你不仅残暴好战,还崇尚邪术异法,在禁城内屡屡杀人献祭,你与恶魔可谓同出一源,这才让地冥以你做为祸害精灵的突破口。”

    与其等着蚩罗前来解封,不如自己先下手。(本章完)

    “甚好,化干戈为玉帛,相信在几位脉主的带领下,精灵与人类必将走向真正的和平。”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