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阙春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一阙春秋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很快,素还真手登门了。

    走到他面前的人是御不凡。

    “你们有所不知,要练成风魔之刀,就只能用这种极端的训练手法,将自身困在沙风之内,经过百日不吃不喝,方能与荒漠融为一体。”

    罗喉未曾停顿,顺着重新打开的狭道天关,直冲而下。

    等素还真离开后,黄泉生气说道:“你真的要为了这么一件破衣服,替他们做事?”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绝尘,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嗯?”

    虚蟜听见了:“我可以照顾少爷。”

    狭道天空竟然缓缓分开了。

    “只是一丝感觉呐,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会有你这样傻的朋友。”

    “没你的事。”

    “多谢武君。”

    “绝尘,你说罗喉会不会来找你算账?”

    “是你。”

    罗喉踏向狭道天关,暗叹一声:“佛业双身对不住了,非吾族类,其心必异,其身必诛。”

    黄泉紧握手中的银月枪:“我不会让任何人靠近此地。”

    恍惚间,他变回了婴儿,被父皇放置在火焰山的风沙口。

    “喝~”

    “你认为虚蟜会照顾少昊吗?”

    加上两人在蟠龙古脉中发生的奇事,漠刀绝尘更加拿不定主意。

    罗喉将气劲催至顶峰,引动天象异变,四股飓风直贯天际,他飞身而起,双掌往外推动。

    “终于肯带上我了。”

    罗喉带着黄泉来到苦境与灭境相连的狭路天关,此地乱石堆叠,地形丕变,空间扭曲,连素还真的“苍龙一吼破云关”也无法穿越。

    “嗯。”

    远远走来一队巡逻的士兵。

    炽烈的火焰在脚底流动,无尽的风沙吹拂着山谷,饥饿与恐惧让他放声大哭。

    素还真对此十分自信:“吾已通过多方确认,以玄牝破玄牝不会有错。”

    此前根据白骨留下的刀痕,漠刀绝尘去请教枫柚主人,枫柚主人给出的答案是疯刀。

    “真是怪物!”

    一个袅雄,漠刀绝尘在心里想着。

    “像我这么重义气的人,怎会有伱这种不告而别的朋友。”

    “黄泉,你在这里等吾。”

    “素贤人说过不夺人之物。”

    “本君要去的地方,神魔难阻。”

    “杀你们族人的凶手是不是啸日猋?”

    “咦,这是刀主席非要送给素某的,素某却之不恭。”

    漠刀绝尘坐在墓前,从口袋里摸出两片树叶,放在嘴边吹了起来,悠悠的叶笛声在荒漠回荡,无数沙粒是他的听众。

    刀无极?

    后来御不凡的父亲加入天下封刀,他们全家便搬到了中原,直到荒漠出事,漠刀绝尘前往中原找寻凶手,他们两人才重逢。

    “谁把婴儿放在这里?”

    “是刀皇,他将儿子放置在这里三天三夜了,这个孩子竟然还没有死。”

    漠刀绝尘因此找啸日猋打了几次架,但啸日猋疯疯癫癫的,一直无法确认。

    漠刀绝尘跟着御不凡奔跑避雨,心情忽然放松了不少。

    对于他独自出门看热闹,黄泉十分不满:“凭什么又是我留在这里看昊子?”

    漠刀绝尘站起身,往皇宫废墟走去。

    “奇怪,刀皇为什么要这样虐待自己的儿子?”

    漠刀绝尘无法解释,他答应过加入天下封刀,与御不凡一起对抗罗喉,谁知道跟啸日猋的一场打斗,会将他送回荒漠。

    “佛业双身不除,苦灭集道四境合一,届时满大街跑的都是灭境邪灵。你是愿意面对人类的脸孔,还是想看那些丑怪的邪灵?”

    “你在鹿苑一乘等吾。”

    顿时乌云聚集,雷声轰鸣。

    御不凡苦恼半天,毅然说道:“绝尘,我要再次调查主席,这次彻底查清楚。”

    继口才之后,罗喉再次佩服大饼的脸皮,他点点头,黄泉出来接过刀龙战袍。

    “就是啊,昨天还发生爆炸,紫色火焰从这里不断喷出。”

    御不凡见他心情不佳,笑道:“这里太热了,不如下一场雨。”

    “正是。”

    这群人说完就走了,把婴儿丢在山谷中。

    漠刀绝尘醒来:“这就是吾丢失的记忆?为什么会再度出现?”

    苦灭两界,终于重合。

    第9章 夜雨寄北

    脚底的火焰仍像千年前那样流动着,山谷的风沙也没有减少,只是他的父皇与族人全都被杀死了。

    “武君,幸不辱命,这是你要的刀龙战袍。”

    “今夜本君替你取血。”

    “抱歉。”

    “唉,我发现了主席的秘密,不知道主席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向来爱干净的御不凡与他同样坐到沙砾上。

    一轮明月高悬,照在异乡的大地。

    御不凡展开手中的青竹扇,以指做笔,写了一个“霖”字,接着将扇子抛向空中。

    他运转体内魔元,刹时,云浪急涌,皓月无光。

    溅出一首欢快又忧伤的曲子,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百日……

    那日,他远游回来,家园不再,只有重重叠叠的白骨。

    黄泉不语。

    “不是替他们,是替我们自己。”

    “你别加入天下封刀了。”

    “吾不知。”

    两人讨论间,罗喉已经回到了天都。

    雨,哗啦啦。

    “呜哇~呜哇~”

    子夜。

    上次围攻罗喉,与其说漠刀绝尘是为了正义的一方,不如说是他为了替御不凡报妹妹的仇。

    罗喉想了想,问道:“素贤人确定玄牝之血可以诛杀佛业双身?你不怕这是灭境邪灵的阴谋?”

    雄力一提,大地腾空而起,形成数座巨大山峰。接着,一股无边的拉力,穿越境界之阻,将被推走的灭境,再次拉了回来。

    “发生了何事?”

    “请。”

    漠刀绝尘从云端跌落,摔到了西域荒漠,他的故乡。m.qiweishuwu.com

    “正好再分胜负。”

    “你随吾一同前去。”

    “素某告退,请了。”

    “玄牝之血吗?”

    荒漠也是御不凡的故乡,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练刀,成为最好的朋友。

    这片废墟的尽头,是一座用石头垒成的高大坟墓,埋葬着父皇与所有族人的白骨。

    “什么意思?”

    “没有那么严重,你在这里看会月亮。”

    “我觉得这次复活后的罗喉,有一丝改变。”

    “快找地方避雨啊,你这个呆子。”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