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阙春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一阙春秋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山谷空静,云雾深幽,可堪隐居。

    御不凡退出房间,拎着装有银月刀的盒子,出了神武峰。

    蓦然,御不凡脑中闪过那两个奇形怪状的人,他们是能工巧匠,应该能看出这把名刀的底细。

    火帽三丈警惕极了:“你想偷不像果?”

    “你蛮不讲理!”

    找漠刀绝尘?不行,不能干扰他寻找凶手。

    “本君不用他人之物,你们再好好想想,缝制时可曾留有破绽?”

    “刀龙战袍为邪天御武的鳞甲缝制,一旦成形,万物难摧,我们虽是制造者,却也毁不掉。”

    “我也是。”

    再推辞恐怕刀无极生疑,御不凡欠身说道:“主席的美意,不凡只好接受。”

    “除非将刀柄取下重新打造。”

    毁是不能毁的,万一刀无极问起。

    “吾要你们将刀龙战袍毁掉。”

    胡说八刀接在手里,惊讶道:“是刀龙战袍!”

    “问沧海,岁乎、月乎,一帆浪净。聆水仙,叹乎、悲乎,玉里留声。”

    “哼,是何人来寿木之乡撒野?”

    “很好,很好。”

    刀无极坚持给他:“你一向掩藏自己的光芒,从来不轻易在他人面前展露刀艺,但吾明白,除了吾,你的刀法超越天下封刀所有的刀者。”

    “走啦走啦,我要看着不像果。”

    “无妨,吾就在门口等候,等你们忙完吾再来。”

    “果真如此。”

    火帽三丈跳起来:“什么!暴君罗喉!”

    胡说八刀接了过去,扫了一眼:“可称逸品,不过比起真正的神器,还相差甚远。”

    次子刀无我在回家途中,被发疯的啸日猋捅死。

    “武君,真巧。”

    第15章 银月名锋,刀龙战袍

    “先生可有去除这些毒药的方法?”

    胡说八刀和火帽三丈的老母聆水仙是刀无极的奶娘,他们还没有退隐时就住在天下封刀,自然知道罗喉是谁。

    “这次的波折,主席似乎苍老了不少。”

    “无妨。”

    两人走入寿木之乡,只见两个奇人正对着一颗挂在树上的果实流口水。

    那个时候的罗喉,是个暴君。

    “这把刀在伱手里,必能绽放耀眼光芒。”

    御不凡恳求道:“请先生帮忙。”

    随着诗号,一名身穿紫色罗裙的女子降临在院落中。

    御不凡想到这三个孩子,心有戚戚,推辞道:“如此珍贵的东西,我怎能接受。”

    罗喉冷冷看着聆水仙。

    “什么!”

    聆水仙看到罗喉,不禁一愣,接着面色大变:“武君罗喉!”

    御不凡没想到两位高人的反应如此激烈,有些尴尬:“两位先生,其实……”

    此前,御不凡追踪名刀神坊灭门案的女杀手,追来过这里,因此与二人相识。

    忽然之间,一道清亮的声音由远及近:“谁敢欺负吾的儿子?”

    御不凡瞪大眼睛,此女看起来三十年许,风韵犹存,竟然是两名奇人的母亲。

    “先生……”

    御不凡无奈,只好接回刀,准备离开。

    胡说作刀挥挥手:“我可没有时间管你们江湖上的事,把刀拿走。”

    “是吾。”

    也许是自己多虑了。

    “是很巧。”

    “主席,请用药。”

    “同进吧。”

    “自己小心。”

    聆水仙鼓足勇气说道:“刀龙战袍为天下最强的防具,任何兵器皆无法对它造成伤害,武君何不自己留用。”

    不过她很快恢复镇定,手悄悄按上腰间的刀柄,冷笑道:“原来是武君光临,有何见教?”

    “奇怪。”

    “你还带了一名陌生人,真是失礼。”

    “这把刀你不能再用了,最好毁之。”

    胡说八刀沉下脸:“这里不欢迎外人。”

    御不凡不好再说什么,他看着光溜溜的树,以及树上的奇怪果实问道:“这是什么?”

    御不凡来到寿木之乡,打算找胡说八刀和火帽三丈帮他鉴定银月刀,不料竟然在门口看见了罗喉。

    “这是不像果。”

    他用手指轻弹几下,又细细摸了一遍,摸到刀柄处,忽然一愣。

    “非也非也,我来是想请两位先生帮我鉴定这把刀的。”

    “主席身体是否感觉不适?”

    这时,罗喉的声音传来:“帮他。”

    “这把刀的刀柄,涂了剧毒。”

    他急忙施礼:“前辈。”

    扎着冲天辫,留着八字须的是哥哥胡说八刀,戴着火红高帽子,龅着两颗大门牙的是弟弟火帽三丈。

    找天刀笑剑钝?也不行,毕竟这是私人的事。

    “怎样了?”

    胡说八刀翘起胡子:“谁如此歹毒?竟然在握刀处涂毒!一旦使用者运转真元,毒气便会顺着虎口渗入血液,神仙难救。”

    这次轮到御不凡目瞪口呆。

    罗喉走出屋外,欣赏起附近的风景。

    “绝尘,我要回天下封刀。”

    “放下吧。”

    刀无极正在他的房间沉思,御不凡端了一碗汤药进来。

    “你来是?”

    刀无极从桌子下拿出一个长条盒子,递给御不凡:“这把刀送你。”

    胡说八刀和火帽三丈欢呼道:“阿母来了!”

    “不帮吾就砍了你的树,打烂你的果子。”

    “抱歉,这是武君罗喉,我们是在寿木之乡的门口偶遇的。”

    罗喉手中抱着一件绿色的衣服:“吾有求于这里的主人。”

    御不凡打开盒子,拿出银月。

    梦如芸生的刀无心上吊自杀。

    该去哪里呢?

    他掩扇轻笑:“像我这么斯文的人,怎会拿一把刀在手里。”

    “嗯,别忘了找我喝酒。”

    “不帮。”

    “御不凡,你又来干什么?”

    御不凡回到神武峰,想了想,还是来见刀无极。

    “嗯。”

    刀无极与夫人梦如嫣生有两个儿子,长子刀无形被渣男梅饮雪怂恿,挑战天刀笑剑钝,结果死于雅少刀下。

    御不凡一惊,自己不爱动刀动枪,鲜少与人争斗,没想到主席对自己评价这么高。

    御不凡与漠刀绝尘一起回到中原。www.modaoge.com

    罗喉面色带着寒意,像大热天里投了一块冰,将寿木之乡的母子三人冻得瑟瑟发抖。

    “没错,当日吾寻遍武林找到此刀,就是希望交与三名继承人的其中一个,谁知他们都不在了。”

    御不凡打开,大为吃惊:“这是名刀银月,与名剑恨缺齐名的神锋。”

    罗喉扔过来一件绿色的袍子:“此物你们应当认识。”

    “是吗?”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