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赘明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与那头骨的联系全没了!”李安面色惨白,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服了下去。

    李安猛的睁开双眼,身上汗毛直立。身子在本能的驱使下后退几步。“快退!”李安退出的同时才发现身旁还有一人,正是给他撑伞的下人。

    “这……”

    九黎都城一处破败院落,大雨洗礼之下土层变得松软。突然院落一处土地像是沸腾的开水一般泥土飞溅,一颗巴掌大头骨从地下显露出来。

    远处陈淳见雷霆消失连忙上前,“李先生你怎么样?”

    陈晓山根饱满耳宫过眉,颧骨之势有节节攀升之意。只是唇薄

    白弘义呵呵一笑没有解释什么,突然他神色一变看向天空。而盛安与陈淳也在同一时间抬头。

    李安楫手回礼道,“邱明宫白执事?早就听闻大名,没想到今日能在此聚首。”

    李安看向天空,很难想象那个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而下一刻空中再次闪过一道亮光,都城破败小院内,雷霆落在头骨之上。

    李安将翻腾的气血平复,吐出一口浊气这才缓缓道。“没什么,休养一夜就好。”

    盛安收敛笑容,凝重的看着被雷霆劈下的位置。白弘义则是盯着李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淳一愣没想到李安会有这样的想法,客气道。“先生说的哪里话,生死有命,只能说他命中有此一劫。此事交给下人处理就好,先生就不必过多牵挂了。”

    一时间天地被照的通亮,空中一条紫色雷霆朝着李安劈下。

    李安微微摇头没有多说什么,接过一把雨伞与陈淳并肩返回。

    盛安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双眸之中流转狡黠之色。随即直视白弘义道。“白执事公务繁多,还有时间关注一位阴山上的野道人。”

    简单调息后李安站起身来,对着先前站立的地方叹息一声道。“陈家主给你添麻烦了,这人因我而死,我不能免责。晚一些我与重山一同去逝者家中登门。”

    “重山,你先回府上准备些钱财,晚一些送到学云家中。”陈淳回过神来嘱咐道。

    陈府作为九黎都城第一世家这些年来低调了很多,在李安还未来到阴山时陈家的影响力在周边几座大都城都有极高话语权。

    那句圣庭垂怜,仙道世家可不是说说而已。陈家的底蕴很深,据说此处九黎城只是一处支脉。九黎皇朝崩溃之后陈家才进城立足,短短五十年就有如此规模。

    不远处陈淳一行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普通人看到可能会认为这人太过倒霉,竟然能遭雷劈。但几人都是修道中人,自然看出不同寻常的地方。

    噗嗤~

    听到陈淳介绍,三人的目光都落在陈晓身上,白弘义与盛安不懂得面相一道看不出其中门道。李安在陈晓脸上端详少许发现此人官运通达,日后必定平步青云。

    下人被李安突然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听到快退两个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当他意识到不对也仅仅瞬息之间,但已经来不及了。

    空中大雨倾盆,乌云之中有光电闪过。李安站在原地双眼紧闭,寻龙符经过雨水冲刷早已没了最初的痕迹。

    李安捂着胸口,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轰隆隆~”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又一道雷霆落下。这次没有冲人而来,而是直奔李安画下寻龙符的土地。

    陈府会客厅,陈冲座在首位,白弘义盛安李安三人座在两旁,场中还有第四人存在。这人年纪与盛安相当,身上气息平稳并无炁体流动,显然是一介凡人。但此人身上官味十足,仅是坐着就有莫名威严。

    他刚退后半步,紫色雷霆落下。下人眼中闪过惊恐,想要大声呼喊,可声音还没发出他就化作一团碎肉向四周飞溅。

    白弘义哈哈一笑直呼缘分,见盛安没有说话的打算白弘义介绍道。“这位是枯木山盛安公子,他师傅可是大名鼎鼎的苟修真人。”

    “李先生。”白弘义客气一礼。

    “土地袛灵,听吾号令。百里搜灵,知晓通鉴。”李安再次掐诀,手指似乎承受极大重量,忍不住颤抖起来。

    李安看出盛安气势逼人,见他如此冷淡也没有准备深交的打算。简单一礼便不再讲话。

    “轰隆隆~”

    “怎么会这样,不可触及之物。”李安大受震撼,这是老天给他的警告,那偷窃天运之人竟能让老天都感到畏惧。

    三道雷霆落下,空中酝酿的光芒消失无踪。雨水依旧,像是从未发生什么。

    而陈家两位少爷更是人中龙凤,大少爷陈晓在皇朝任职,二少爷则入仙门修行。近些年来两位少爷很少回家,但他二人的影响力可不会减少分毫。

    “深夜请三位先生前来确实有要事相商,这位是犬子陈晓,近日归家。”陈淳介绍道。

    “找到了。”李安自语一声,正要再探查下去,空中酝酿许久的雷霆终于落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道长凶猛

赘明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