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春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见春溪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苏小姐看花园的花开得好,想剪几朵摆在房间。”

    苏黛待在他小叔身边,恐怕要开心死了吧?

    江鹤唳看到她抱了一大捧花,

    白叔笑眯眯,“苏小姐进去吧,先生在里面呢,”说着他压低声音小声道:“您别生气,先生就这脾气,其实人很好的。”

    可此时,脑海里不由想起那份调查文件……

    书房窗户的朝向都是对着花园,一推开窗便能看到花团锦簇,如油画般的画面。

    才怪!

    刚结束视频会议的男人接过白叔送来的咖啡,不经意往窗外瞥了一眼,挑眉。

    苏黛唇角残留着笑,扬了扬眉梢。

    江辞风:【卿卿,苏黛受什么刺激了?怎么忽然变化这么大。】

    “她又在做什么?”

    两人旁若无人地交谈,丝毫没注意到某人脸色越来越沉。

    白叔意有所指,“年轻真好啊,咱们这儿许久没这么热闹过了,真希望苏小姐能一直待下去,先生您说呢?”

    书房。



    【我小叔又不是洪水猛兽,能对她干什么?】

    苏卿还什么都不知道,佯装难过地道:【早知道黛黛这么抗拒,不如我替她去好了。辞风哥,江先生没有为难黛黛吧?】

    不同于某些人的彻夜未眠,苏黛倒是一夜酣睡到天亮。

    苏黛剪掉一支玫瑰,花朵比拳头还大,胭脂般的色泽,开得极艳。

    明明苏卿用的是跟平时一样的语气,但在江辞风看完苏黛的人生经历后,忽然就膈应了起来。

    帽檐儿遮住视线,她食指抵着往上推了推。

    咖啡醇厚微苦的味道在口腔蔓延,江鹤唳嗤笑一声,没有接话。

    声音冷淡,“你很闲?”

    至于具体在看什么,只有本人知道了。

    苏卿立刻起身拿过手机。www.chuangshige.com

    江鹤唳眸光晦暗,蓦地收回视线。

    往日看到此类言论,江辞风向来都是嗤之以鼻。

    冷冰冰的语气,没一点儿人味儿。

    与这里氛围,格格不入的那种。

    苏黛做了个鬼脸,捧着花进去,门在身后合上,书房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等书房外响起敲门声,他笑着过去开门。

    “江先生,你找我什么事呀?”

    苏卿惊喜:【辞风哥,你见到黛黛了吗?她还好吧?还在怨恨我们吗?】

    苏黛狂点头,“嗯嗯,我知道的~”

    她凑过去嗅了一下,敏锐察觉到什么,循着感觉看去。

    白叔好奇看过去,下一秒,老脸笑成朵菊花,眼神都透着慈祥。

    觉得苏黛就是个跳梁小丑,根本不值得同情。

    她晃着玫瑰,问:“江先生,是我好看,还是花好看?”

    明晃晃的大太阳下,只能看到少女戴着帽子的头顶,她穿着件鹅黄色的吊带配短裤,也不怕晒,小蜜蜂似的拎着剪刀在花丛中穿梭,皮肤白得会发光一样。

    景。

    这让苏卿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

    这令他无端升起些微烦躁,熟悉的一切被打破。

    主仆二人一坐一站,仿佛在欣赏花园美

    “啧,假惺惺。”她抱着一大捧玫瑰,脚步轻快地上了二楼。

    十多年来,那人从未过上一天好日子。他们这些人,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她必须优雅、大方呢?

    小脸挨着胭脂色的玫瑰,肌肤被太阳晒得粉白,眼底荡着一片灿灿的光。

    -

    偷看被抓包了呢——

    苏黛笑容灿烂,挥着手里玫瑰,“江先生,午好呀!”

    “苏小姐好。”

    白叔能感受到江鹤唳的情绪波动,他眼神欣慰。老爷子这次总算做了件好事,他想。

    门外,苏黛从玫瑰花后探出半颗脑袋来,打招呼,“白叔好。”

    “还不进来?”

    “苏家送你来度假的?上来!”

    穿过迎风招展的花树,苏黛对上一双浅灰色,冷凝如冰湖的眸子。

    苏黛察觉到他情绪变化,眼底闪过狡黠。

    娇妍鲜活。

    少女嗓音依旧很嗲,站在灼灼日光下,整个人灿烂得仿佛要与周围融为一体。如果说这座庄园连同江鹤唳本人都是沉寂、阴暗的,那么少女,便是误闯入这里的,唯一那抹鲜亮色。

    苏卿被这语气吓了一跳,连忙解释,但消息发出去,如石沉大海,对方再也没有回答。

    江辞风酸溜溜地想,彻底没了聊天的欲望。

    “不不不,我很忙的!”苏黛才不接茬,不给他使唤自己的机会,“看!这是我特地为先生摘的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