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皮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三个皮蛋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钟文盯着上官明月漂亮的脸蛋凝视半晌。

    看到桌上的菜品,上官明月登时再也挪不开眼睛。

    昨天和林小蝶聊天的时候无意间说起,他才知道,这个每天缠着他讲故事小萝莉,居然也是人轮三层。

    上官君怡:“.…..”

    “原本我也没有查到原因,不过来了一趟清风山,见识过这里的灵力环境,大概就能猜到个七八分,这里的土地简直是天然的灵药种植场。”上官明月缓缓道,“澹台家大少爷澹台谨近些年来为了讨好萧家简直无所不用其极,而萧家的盟友‘银环商会’这一年多来到处收购药田,企图独霸灵药市场,澹台谨多半是想通过打压飘花宫的经济实力来谋夺这片土地。”

    “林宫主,苍云城‘清风阁’,是飘花宫的产业吧?”灵机一动,上官明月把话题转移到了林芝韵身上。

    “钟医师,我说的是‘赛神仙’的配方。”上官明月步步逼近,“我们‘盛宇商行’愿意以一千灵晶的价格购买您的配方。”

    一旁的上官君怡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这个侄女虽然蕙质兰心,聪慧绝伦,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对于真正的美食毫无抵抗力。

    林芝韵没有明白上官明月的意图,并不接口。

    仅仅闻到茶香,上官明月就感觉自己撑得鼓鼓的胃部舒服了许多。

    联想到金员外和王嫂的行径,林芝韵知道,上官明月并没有猜错,自家的这片地产,绝对是被澹台家族给盯上了。

    我想睡你,你却想当我的长辈?

    出于礼节,上官君怡也摘下檐帽。

    “上官小姐,钟文,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了。”林芝韵见事不关己,便不愿意再听下去,打算避嫌。

    走在前头的是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红衣女子,身上散发着一股富家千金的高贵气质,容貌绝美,即便和女神林芝韵相比,也差不了多少,而更让人在意的是,透过红色裙子上开着的斜口,可以看见一对雪白圆润的大长腿,蹬着一双精致的长筒靴,性感而又俏皮。

    没办法,如今的饭菜味道实在太好了,以至于每到饭点将近,肚子就开始不争气地叫唤,嘴里会不自觉地分泌唾液。

    “是啊,‘清风阁’只是小本经营,没想到上官姑娘也听说过。”提起灵药铺,林芝韵脸上露出一丝忧色。

    “这个什么‘澹台家族’,很厉害?”钟文突然问道。

    “钟医师,我是真的很有诚意,想要买下这个配方,还请您认真考虑一下。”上官明月的声音很好听,隐隐带有一丝魅惑的味道。

    此时,上官明月满脑子只有钟文的厨艺,“赛神仙”配方的事情都被她暂时抛到了脑后。

    用餐毕,钟文又端上来一壶茶水,里面泡着用特殊手法炒制过得茶叶,飘着一种独特的清香。

    连向来少食的上官君怡,都破天荒地多吃了一碗米饭

    打量着来人,钟文发自内心地赞美起了这个世界。

    忍不了,忍不了。

    一千灵晶多不多?很多。

    “医师”这个职位当然是钟文自封的,林宫主对此一无所知。

    然而,面对红衣女子的绝美容颜,钟文态度十分温和:“这位姑娘,飘花宫的确不收男弟子,鄙人钟文,乃是这里的大厨兼医师。”

    “别啊,林宫主。”钟文连忙上去拉住林芝韵的手道,“万一等会谈崩了,她们要动手怎么办?我打架可菜了。”

    “我爱扫地,扫地使我快乐!”他大声宣言。

    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美丽的女子!

    除了商人身份,她还是一个真正的吃货。

    然而,这位大姐姐脸上的皮肤却有些过于苍白,眉心处隐隐透着一股灰暗的气息。

    钟文的厨艺,连自己这样断绝了欲望的怪物都难以抵抗,何况是上官明月,大小姐早已经被击中了软肋。

    “在满足自用的情况下,多余的自然可以出售,只不过这玩意儿产量比较少,可能不会多出太多。”钟文答道。

    上官明月:“.…..”

    “正是如此,我们商行最近也被‘银环’打压得很惨,看在盟友的面子上,钟医师的‘赛神仙’配方是不是可以……”上官明月脸上的表情楚楚可怜,“我愿意出价五千灵晶,如何?”

    好漂亮啊!

    至于钟文则可以忽略不计,是个美女都可以获得他的好感。

    “阁下是谁?这里不是飘花宫么?怎么会有男人?”几乎同时,对方居然反客为主,樱桃小嘴连珠炮似地吐出一串问题。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道。

    无他,这个厨子任性无比,非要把饭菜统统摆在大堂里,坚决不肯送餐上门,完全无视自己那一身快递小哥哥的气质。

    林芝韵眉头紧锁,显然没有料到对手的势力竟然如此庞大,作为大乾帝国的第三大势力,萧家绝对不会缺少天轮境界的高手,甚至天轮之上的老怪物也不止一位,她忽然对守住师父传承下来的这座山头,有些信心不足。

    “原来是钟医师。”红衣女子语气稍稍温和了一些,“还请先生禀明林宫主,就说是‘盛宇商行’上官明月前来拜访,有要事相商。”

    对于美食诱惑,她的抵抗力趋近于零。

    钟文一边扫着地上的落叶,一边苦苦思索。

    “原来如此。”

    上官明月生了颗七窍玲珑的心,瞬间明白了钟文是想要让她再尝一尝“赛神仙”的味道,动摇自己的心神,以此增加谈判筹码。

    来到大堂的上官明月,首先看见飘花宫的三位弟子,眼睛一亮,只觉每一个都亭亭玉立,气质不凡,本着商人广结善缘的性子,正打算上前结交一番,钟文已经端着盘子过来上菜了。

    其实,抢夺扫把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特别羡慕“扫地僧”这种职业,平时毫无存在感,到了关键时刻出来大发神威一掌拍死一个敌方BOSS,装逼到了这个地步,想想都觉得爽歪歪。

    “都是商人,竞争自然是免不了的。”上官明月并不否认。

    吃到中途,她突然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环顾四周,却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所有人都沉浸在美好的用餐体验之中。

    过了大约一刻时间,林芝韵亲自出来,把他又给请了回去。

    正在这时候,门口进来了两个女人。

    哎,这下还怎么谈判!

    好想把这个厨子带回家啊!

    钟文这些天有点郁闷。

    上官君怡今年已经三十多岁,看上却去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单以容貌而言,她或许不如上官明月那般耀眼夺目,却生得十分秀气,气质文静恬淡,仿若一位温婉的邻家大姐姐,一个身材火辣的大姐姐。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香满溢在唇齿之间,回韵无穷。

    林芝韵和上官明月都是第一次见到对方,却不约而同被彼此的绝代风华震惊到了。

    这双腿,我…某些人可以玩一年,这是钟文的内心独白。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此说来,你我两家岂不是天然盟友?”钟文脸上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

    自从进了飘花宫之后,除了在钟文身上看走眼一次,上官明月的每一个举动都显得恰到好处,天然就给林芝韵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够不够买下这张配方?显然不够,毕竟,半包盐就卖了五十灵晶,那么一旦得到配方,可以量产之后,上官家族将会获得多少个五十灵晶?简直难以计算。

    走在后头的那一位,感觉年龄稍稍大一些,面容被纱巾遮住,无法看清,然而青色布衣掩盖下的火辣身段,却能够引发无限的遐想。

    接下来的谈判,这丫头该不会把上官家给卖了吧?

    柳柒柒曾说过把盐卖给了商行,当时他就有预感对方会主动前来接触,毕竟,吃过这个世界本来的食物之后,他坚信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食盐的魅力。

    “林宫主,上官小姐难得来一次清风山,是不是先招待客人吃个饭?”钟文没有回答,反倒突然和林芝韵说起话来。

    “林宫主,这一次上官明月不请自来,是有‘要事’相商。”上官明月一边说着,一边拿眼角不停地瞥向站在一旁的“扫地僧”钟文,还特地把‘要事’两个字咬得很重。

    聊了几句,上官明月见钟文油盐不进,便直奔主题道:“不知道钟医师的‘赛神仙’是否出售?”

    万一谈不拢,以后岂非再也吃不到这样的美食了?

    “好的,请稍等。”他当然不会主动说出自己才是造盐的那个人,反而屁颠屁颠地跑进去通报。

    “上官小姐,山野之地条件不好,一些粗茶淡饭,还请两位将就一下。”林芝韵客气了一声,便招呼众人开饭。

    看着上官明月略带尴尬的眼神,钟文好容易才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然而,作为一个老灵魂,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分辨出这种好感并非爱慕之情,而更多的像是一位长辈对于晚辈的欣赏。

    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他在心里评价道。

    不过,她终究还是留了下来。

    前世作为创业者,他也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自然能够明白上官明月的精明之处。

    妹子们想要反抗,最终却还是屈服于大厨的淫威之下。

    “钟医师过谦了,适才是我眼拙,多有得罪,还请钟医师恕罪。”上官明月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诚恳地看着钟文,就这样直接道歉,反倒显得落落大方,并不让人反感。

    “谨慎一些是好事。”上官明月嘴上客气,笑容却有些勉强。

    “瞎说什么呢,上官小姐何等身份,如何做得出那样的强盗行径。”林芝韵虽然视钟文为晚辈,但这么多年来一直洁身自好,突然被一个男子拉住手臂,还是感到很不习惯,右臂不动声色地悄悄脱离了钟文的手掌。

    “‘神药堂’是澹台家族的产业。”上官明月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

    她发现,眼前这个少年不但精明,还有些贱贱的。

    林芝韵虽然心地淳厚,却并不傻,很快就明白了钟文的用意:“那是当然,快到午时了,上官小姐若是不嫌弃,不妨在飘花宫里用饭吧,有什么事情,等吃过午饭再谈也不迟。”

    听见“盛宇商行”四字,钟文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上官小姐,你知道我原先是如何想的么?”钟文突然收起笑脸,表情严肃道,“我本来只打算让你做我的售卖代理,每卖出一份,都要给我抽两成

    钟文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十分自觉地离开了房间,还主动把房门牢牢关紧。

    扫地使我快乐!

    林芝韵听上官明月称呼他为“钟医师”,微微诧异,却也没有发问。

    自从钟文当上了“大厨”,原本飘花宫各自吃饭的传统就被彻底打破了,每天饭点一到,上到宫主,下至小萝莉,都会准时出现在饭桌前,雷打不动。

    “不值一提的小玩意儿,让上官小姐见笑了。”

    上官明月的出价若是成功,自然赚的盆满钵满,却也给了钟文很大的还价空间。

    林芝韵确实爱上了他做的饭,看向他的目光之中也多了一丝好感。

    “不好意思啊,上官小姐,我这个人比较怕死,见谅见谅。”钟文见林芝韵留下,心中有些高兴,笑嘻嘻道。

    潜台词大约是:这孩子受伤以后,丢失的也许不只是一部分记忆,还有一点智商……

    “好说好说,不知者不怪。”钟文继续温和地敷衍着。

    “上官小姐,‘银环商会’和你们‘盛宇商行’之间,只怕也不怎么友好吧?”钟文突然想到。

    若对面是金员外,钟文早就把扫帚扔到他脸上,来一句关你鸟事。

    林芝韵:“.…..”

    上官君怡有些小小的担心。

    “对于商人来说,有什么比情报更重要的呢?”上官明月掩嘴一笑,“何况小妹前两天才从苍云城出来呢,您的灵药铺最近似乎遇到了点麻烦?”

    “那钟医师觉得,什么样价格才比较合适呢?”上官明月反问道。

    于是,当他看见林宫主在扫地的时候,便自告奋勇地冲上前去抢过了美人手中的扫把。

    为了招待客人,钟文颇费了一番功夫,准备了八道菜一个汤,荤素搭配,红绿相间,还没尝过味道,“色”与“香”的诱惑已经扑面而来。

    “两位是…?”钟文见四周无人,便自告奋勇承担起了接待任务,毕竟他对于来客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好奇。

    “澹台家?”林芝韵一愣,“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钟医师,听说‘赛神仙’是您开发出来的?”经商多年,她的脸皮自然不会那么薄,很快调整好心态和语气。

    林芝韵拗不过他,离开的时候,看向他的眼神怪怪的,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

    扫地扫地!

    “澹台家族号称苍云城四大家族之首,实力不容小觑。”上官明月耐心解释道,“然而最可怕的,还是澹台谨背后的萧家,除去圣地和皇室,萧家几乎算得上是大乾帝国第一世家。”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样好的厨子,可不能真的出事了。

    扫着扫着,想到前路漫漫,他忍不住停了下来,抬头仰望天空,在炎炎夏日的大白天里摆出一副举头望明月的骚姿。

    总而言之,无论是追求女神,还是成为扫地僧,对他来说都还任重道远。

    “我去准备午饭。”钟文笑嘻嘻地离开了房间,留下三位美女在屋里有一茬没一茬地闲聊。

    感叹钟文狡猾之余,她却并没有拒绝。

    这是她第一次用“漂亮”来形容午餐。

    于是大小姐放下心来,继续挥动筷子埋头痛吃。

    大小姐上官明月刚上桌的时候还能强作矜持,等到几口菜下肚,她就进入了浑然忘我的吃货状态,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一双筷子挥舞起来令人眼花缭乱。

    当初柳柒柒手上只有小小的半包盐,却换来了五十颗灵晶,就是最好的证明。

    怎样才能让她喜欢上我呢?

    本以为展现了惊人厨艺,征服了飘花宫上下的胃,就可以像小说主人公那样虎躯一震,被美女们纷纷爱上。

    当然,不要说敌方BOSS,以他目前人轮三层的修为,就是在飘花宫里,也没有一个是他能够轻松拍死的。

    “既然上官小姐如此明理,我也就直言不讳了,一千灵晶这个价,便宜了。”钟文忽然收起了笑容,严肃道。

    同时,一千灵晶这个数,也是一笔巨款,不会显得诚意不足,给钟文留下一个奸商的不良印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