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老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青铜老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

    “哟,来了啊,昨天怎么样啊?喝了那么老些。”

    听到老太太的话,楚恒脑子里瞬间就浮现出小时候聋老太太领着他满院混饭吃的场景,忍俊不禁的笑了笑,旋即就把包袱背在身上,对老人问道:“没其它的了吧?”

    “嗐,这时候您就甭客套了,就听我安排吧,您歇着,我走了啊!”

    “老姐姐,你这一走啊,咱们姐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到,也没什么送你的,这鸡蛋你就拿着路上吃吧,别嫌弃。”

    得知自己就要去见爷爷的狗娃子显得很亢奋,那双甚少有感情流露出来的透亮眸子中绽放出了浓浓的期待与思念。

    “他胡婶子,我听说城里人都吃细粮,您苦了大半辈子,可算是能享享福了!”

    再快一点!

    把老人领进房间安顿好,又仔细的交代了几句话,楚恒便丢下老太太跟岑豪,带着狗娃子离开了招待所,准备去公安局通知老道士一声,顺便再看看独眼老头,是否还活着……

    “胡奶奶,有空记得回来看看。”

    “可别提了,昨天这小子

    下午两点。

    “突突突!”

    因为昨晚的那一顿饭,楚恒算是在这里出了大名,跟一众干警之间的关系也更加融洽了。

    就在楚恒还准备给老太太买几双袜子的时候,老人说什么都不干了,拄着拐棍拉着他就往出走,差点都把楚恒拽倒,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

    她也知道,可能这一别,便是永恒了。

    见老人态度如此坚决,楚恒也只能作罢,在附近找了家饭馆吃了顿对他来说普普通通,对老太太来讲却有些奢侈的便饭后,就开着车去了公安局的招待所,给老太太开了个房间。

    一帮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久,老太太才满脸不舍的与他们分开,坐上了楚恒的轿车。

    快一点!

    一路上。

    尽管那里很破,很穷,但也是她的家啊。

    不过他依旧很少说话,就坐在副驾驶上用眼睛死死盯着楚恒,疯狂暗示着他。

    糖厂宿舍楼尽管遮风挡雨,但还是有些冷,而且里头住的全都是老爷们,老人家虽然岁数大了,可终究还是女的,上厕所洗漱什么的肯定不方便,所以只能住招待所了。

    “您今天就现在这住一宿,我还有点旁的事,就先走了,明儿一早我来接您,有什么事情的就跟岑豪说,他就在您隔壁。”

    当汽车缓缓启动,最终来到村外的时候。

    分外惹眼。

    老太太满脸留恋的环顾了下这间见承载了大半生岁月的老房子,伸手摸了摸磨得都出胞浆的榆木炕沿,轻轻叹息了一声,在楚恒的搀扶下颤巍巍往出走。

    老人回头看了眼这座充满了温情的小村庄,偷偷地抹了把眼泪。

    车子进了城后。

    楚恒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大城县。

    不多时。

    老太太就一直往窗外张望,尽管四五年没来,却依旧没什么变化,啊……也不是没变化,唯一不同的是,街边多了很多大字报。

    伏尔加来到公安局。

    “不买了,不买了,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可别再糟践钱了!”

    “您忙您的,也不用让小岑陪我,我自己没事的。”

    ……

    其实他们应该一点左右就能到的,奈何半路上有个车轱辘突然没气了,又没有备胎,楚恒只能卸下车轱辘推去附近一个乡镇上的农机站把车胎补上,才继续赶路。

    俩人来到外头,正在聚在汽车旁聊天的邻居们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跟老太太说着各样的分别话。

    就坐在她旁边的狗娃子见老人哭了,迟疑了下后,怯生生的抬起胳膊,用稚嫩的小手替她拭去了藏在皱纹里的泪水,晶莹透亮的眸子里流露出浓浓的关心之情。

    “嗐,那点酒我能有什么事,伱们呢?我记着小张昨儿可没少喝。”

    “确实,老太太就爱吃这口,以前我跟她一个院住的时候,谁要要是做了栗子炖鸡,她都能豁出脸皮端着碗上人家要去。www.banweishuwu.com”

    他刚一下车,几名站在外头抽烟的小伙就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没了,都是一些破烂,就不带着了,回头给大家伙分分算了。”

    事后这货一直在感叹百密一疏,并做下了回四九城后找机会去弄几个车轱辘的打算。

    傻逼!

    很快,楚恒驱车来到了城中心,在县里唯一一家成衣铺把车停下,好说歹说的才让老太太答应换身新衣裳,接着又去了百货商店买了双棉鞋。

    很快,这一大一小就从招待所里走了出来,坐上伏尔加,向着公安局的方向驶去。

    贴的哪哪都是,就好像一幅古老的水墨画上贴满了狗皮膏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这个穿越有点早

青铜老五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