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风流小二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早上起来,出去吃了个早餐,燃火就一天都在忙,中午也没时间去吃饭,就是在路边买两个面包加一瓶矿泉水给解决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哪有不饿的,早就饿得肚子咕咕直叫了。

    “这份工作对你很重要?”女人早就已经吃完了,坐在方志强对面淡淡地问着方志强。

    “你很缺钱?”女人再次问着。

    “你今年多少岁了?”

    “没有,一个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阿姨,你吃完了就回房休息一下吧,我有些事情要跟他谈一谈。”王亚欣似乎完全不想理会方志强,笑着对她们家阿姨说着。

    “真不吃?”女人转过脸来看着方志强。

    “怎么了?年龄是你的秘密?”

    “麻烦不要老是问这些脑残的问题好不好?这世上还有不缺钱的人吗?谁还嫌钱多吗?”。

    “随便你,不吃我让阿姨把饭菜都倒掉了。”女人还是淡淡地说着。

    “没事没事,您继续,继续。”方志强咬着牙假装坚强地说着。

    “吃饭了吗?阿姨,你给他拿副碗筷吧!”王亚欣在方志强包扎完之后慢慢地说着。

    “不然……不然……”方志强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到底能把这个女人怎么样,最后才狠狠地说道“不然我今天就在你家里不走了。”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为什么一定要让公司把我开除?你这个人心为什么这么毒?我被开除了你有什么好处?虽然我今天对你语气上是有些不太好,但是你也没必要因为这么一点点事情就要让我下岗吧?你我近日无仇往日无冤的。”方志强一边吃着饭一边还一肚子脾气地说着。

    “你查户口的啊你?”方志强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你打听这干什么?”方志强有些防备地看着王亚欣。

    “好的,夫人。”阿姨照做,走到方志强身边,开始摆弄。

    “怎么?准备耍无赖啊?要不要我报警?”女人依旧淡淡地说着,然后又对阿姨说道:“阿姨,去拿医药箱来,你帮着给他手上上点药包扎一下。”

    “那个……那个不小心,骑车的时候摔了一跤,给摔成这样了。不碍事的。哎呀!”方志强先是一本正经地说着,忽然痛苦的哀嚎着,因为阿姨给他涂碘酒了,这酸爽,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行了,没事了,你记着这几天这个手不要沾水,最好每天都换点药,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阿姨给方志强包扎好后然后提醒着方志强。

    “啊?”方志强被女人的态度给搞蒙了,看了看自己还是血迹斑斑的手臂,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在这假惺惺的装好人,我的手没事,不用你管,我今天就是想问你,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硬要跟我死磕。”

    “不吃,吃人的嘴短,我今天来是要找回这一口气的,吃了你的饭我还怎么骂你?”方志强依旧坚强地说着,可是,气势早就没有进门时来的一半强硬了。

    “不用阿姨,我这手没事的,不用,哪敢麻烦你,我自己来吧!”方志强非常不好意思,客气地说着。

    “给他涂点碘酒,然后上点青霉素,再用纱布给包扎一下。”女人完全没有理会方志强,对拿出医药箱的阿姨说着。

    “怎么了?心里有愧了?想用这些小恩小惠就让我不恨你了?我告诉你,没门。古人说得好,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还有什么?对了,不吃嗟来之食,告诉你,我是不会吃你们家的饭的!”方志强掷地有声地说着。

    “不然你准备怎么样?”女人还是淡淡地问着,十分平淡,好像完全不把方志强的威胁放在心上。

    “你这不是废话嘛?谁的工作不重要?没工作就没工资,没工资我吃什么用什么?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似的,住豪宅开豪车,就算不上班这一辈子的钱也花不完呀!”

    “五千多,有时候忙的时候能有六千多,不忙的时候差不多五千块。这点工资你很看不上眼吧!”

    “怎么?你还怕我打你那点钱的主意不成?”。

    “老子是男人,没有秘密。今年二十八。我不就费了你们家一点药吃了你们家一顿饭吗?有必要查户口吗?”方志强没好气地说着。

    “你结婚了吗?”

    “别啊,倒掉多浪费啊。真是败家子。”方志强说着拿起筷子就开始吃着,他是真饿了,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早就流口水了。

    “好的,夫人。”阿姨说完就走进了一间房间里。

    “怎么了?痛吗?没事,忍一下就好。”阿姨被方志强的哀嚎给吓了一跳,然后安慰着。

    “这样吧,今天投诉你让你丢了工作是我的不对,我向你表示歉意,正好,我最近有点事正好想雇个人帮我做事,你明天

    “你一个月赚多少钱?”

    “没事,啊哟,你这手怎么变成这样了?怎么弄的呀?”阿姨看到方志强的手后连忙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