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当闲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我要当闲鱼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杀死他们的自然不会是落上尘等人,毕竟此时的他们能够保证自己不陨落就已经是万幸了,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去杀死那两位至尊。

    叶天歌的到来实际上并没有减轻多少压力。

    一道道曾经诸天至强者在时光长河之中留下的印记也就此消失,好似从未存在过一般。

    落上尘微不可察的长叹了一声,并未再有过多的言语。

    丹田和苦海两处对于修行者来说极其重要的地方同样被可怕的法则之力贯穿侵蚀。

    同样作为第一批追随落上尘的势力,在叶天歌的记忆中那是这位尊上唯一次下令不留一个活口。

    尤其是对于那些活了数个大时代,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导致自身气血衰败,战力下降的老家伙来说,只要能吞噬了这些盟友他们至少一整个大时代不用发起动乱。

    既然叶天歌都如此说了,落上尘也不再进行劝阻。m.boyishuwu.com

    叶天歌虽然受了很严重的伤,可战力依旧惊人。

    哪怕叶天歌身受重伤战力不再巅峰,却依旧能够隐约压制住那位太古的主宰。

    作者:(听到前面的描述,是不是以为二人一上场就放了大招?

    见到那杆战旗,落上尘眼中闪烁着复杂与怅然。

    No,实际上这只是二人的平a而已。)

    如若不是如今的江天君所借助的是过去的力量,恐怕就连其本源都会受到极为严重的创伤。

    也同样是这一战奠定了后来西北星域各大宗门的地位。

    起初的西北星域只不过是诸天西北部众多星域之中的一个。

    至于为何欲和冥能被送入洪荒而莫斯格·亚尼德·霍尔却只有燃尽自身这一条路,其原因便是他只有一人,是真正的孤立无援。

    落上尘身上由各种法则之力构筑的法衣早已变得支离破碎。

    其余人的处境也不太妙,姜北庭已然显化出了真身吞噬着四周的一切以此来快速修补自身,维持战力巅峰。

    不愿意投降的也都离开了西北星域,只是后来他们肠子都悔青了。

    后世的西北星域很强,是整个诸天最强盛的几个星域之一。

    而如果放入战场之中,绝大部分人都会在自身燃烧到最璀璨之时选择自爆。

    可他们的伤势却也越发严重,毕竟活过了万古岁月,在真正的绝境之时又有几人是怕死的?

    无数浩瀚的大界就此化作了时光长河之中的一粒粒尘埃。

    双方招式的碰撞实际上不过发生在千万分之一秒内。

    不仅如此,时光长河之外很多修为弱小者,莫名其妙的就暴毙了。

    随后叶天歌便与那位太古的主宰交战在了一起。

    眉心苦海皆被洞穿,一滴又一滴璀璨的魂血不停的滴落。

    整个道统彻底断绝了,而那也是整个诸天第一次见到九声鼓响之后的强制集结令。

    时光长河之中,无数的岁月在这一剑的余威之中被彻底湮灭。

    极境升华,燃烧自身,绽放出最后的璀璨都只是常规操作。

    但哪怕是如此,其的状态依旧岌岌可危。

    往常无论是多么残酷的战争,这位都是明令禁止残杀婴儿的。

    只能说不是所有人都是墨玄,能够让整个势力不惜一切代价救援。

    至于落上尘等人情况同样十分糟糕,欲和冥这两人的未来身早已被彻底打碎。

    毕竟后世的西北星域之中,盘踞着好几家底蕴并不比圣魔殿弱多少的势力。

    若是整个西北星域所有势力不顾一切的发起疯来,无论是诸天的哪一方势力都会感到忌惮乃至是恐惧。

    无论是当初西北域最初的稳定,还是扩张大罗仙门都可谓是功不可没。

    而这一切也仅仅只是那一剑的余波所造成的罢了!

    眼中满是忌惮,但也仅此而已了,毕竟双方处于同一境界,这位太古的主宰自然也是无惧。

    毕竟就算到了如今,依旧有至强者逆流而上企图将他们埋葬。

    这不过是神纹的自动护体罢了,最无解的防御便是进攻,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而大罗仙门便是那片土地的本土势力,也是最早跟随落上尘的势力之一。

    有一些禁区之主同样如此,而他们的眼中还带着不解与困惑。

    生与死在交织缠绕,毁灭与新生在相互纠缠。

    最终那两位古老的至尊,还是陨落了。

    整个肉身更是早已彻底崩碎,若不是《噬天诀》对于魂体有着特殊的加持落上尘说不定早已喋血星空。

    不用担心自己会一不小心死在哪一场动乱之中。

    叶天歌:“若是战死了,那是本宫自身实力不足,也用不着尊上帮吾收尸。”

    如今的江天君样子也十分凄惨,整个身躯之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裂纹,不仅如此其的一条手臂更是被斩断,规则之力附着其上在阻止着身躯的自我修复。

    但招式碰撞之时造成的破坏,却足以轻而易举的毁灭一个小星域。

    吸取了前三次的教训,其虽然依旧是多线作战,但却目标明确的开始进攻西北星域。

    最巅峰之时修为也不过道境九重天巅峰,对于白虎一族而言虽不说是可有可无,但也确实没有救援的价值。

    欲和冥被送入洪荒后落上尘等人所面临的压力更大了,处境也变得越发糟糕。

    那位太古的主宰体内法则神纹透体而出,形成了一杆古朴的长矛,所过之地的一切都散发出了诡异的生机,但下一秒便会化作满天的尘埃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杀死那两位至尊的不是他人,正是那些所谓的“盟友”。

    这些家伙的思想,到了这一步其实十分容易猜到,那就是既然已经要死了,那么便尽可能的多拉几个垫背!

    那时但凡不遵从号令者全部被送下去陪大罗仙门了。

    那时的西北星域虽说放在整个西北部也算是能排的进前几的强大星域,可若放在整个诸天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澹台倾月等人同样身受重伤,整个未来身都在闪烁随时都有溃散的可能。

    不再适合参加这一场大战,被落上尘等人送回了洪荒之中。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仅如此,其身体之上的利爪也断了三根,一滴又一滴璀璨的神血在不停的滴落。

    那时刚刚稳定下来并没有多久的西北星域彻底变得人心惶惶,但落上尘不在乎,带着西北星域的各方势力强势覆灭了与此事有牵连的所有道统。

    而真正直面这一剑的太古某位魔神级别的主宰,同样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周身法则之力爆发以寂灭法则与纯粹的剑道法则为主,以其他数种法则为辅斩出了足以惊艳世间的一剑。

    若不然,他们又怎可能如此狼狈?

    只可惜后来大罗仙门遭到了偷袭,等到各方支援突破封锁赶到之时偌大的大罗仙门只剩下了几个侥幸存活的普通弟子。

    大战依然在持续,落上尘等人同样不是什么善茬,几人联手埋葬了一位神话时代的古老神明。

    这也是为何圣魔殿并没有鸿蒙境界的至强者却能位列诸天顶尖势力的原因所在。

    其周身神纹璀璨自体表蔓延而出,化作了一套坚固无比铠甲。

    直到落上尘的出现,那是落上尘第四次攻入九天。

    如今再度见到那代表着大罗仙门的旗帜还真是让人既感慨又有些唏嘘。

    就连尘埃都未曾留在世间,在最后的搏命之中极境升华燃尽了自身的一切,彻底消散与天地之间。

    那时的西北星域可不曾拥有后来的底蕴,仅仅过去了4万多年当时西北星域的各方势力便选择了投降。

    顺着时光长河望向远方只见一杆古朴的战旗随风飘扬,旗面之上以冥古中某一时代的一种极为繁琐的字体写着一个大大的仙字。

    这是因为他太弱吗?不,那是因为敌手足够多,且没有一个是弱者。

    而是说道:“那便战吧,不过小心一些,否则若是陨落了本尊可不负责给你收尸。”

    他们并不算失败,白虎一族渊裂一脉的大长老莫斯格·亚尼德·霍尔便已然陨落了。

    白虎一族是整个诸天当之无愧的强大势力,若是不顾一切哪怕是龙族都要退让三分。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实际上却是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用到。

    之所以叫西北星域也只不过是因为其恰巧坐落在西北的正中心而得名。

    但意料之外的支援暂时缓解了落上尘等人的危机。

    那位太古的主宰身躯在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而叶天歌则只是法衣出现了裂纹。

    西北星域后来的八大门户一大半都是在这场战役之中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势力。

    只不过在彻底消散之前,却同样让两位古老的至尊身受重伤。

    可西北星域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强,若不然落上尘是因为脸大才能号令整个西北星域?

    叶天歌眼中同样闪烁着极其复杂的神色。

    他们虽然因为共同的目标与敌人选择了暂时联手,可一旦这些“盟友”之中有人出了意外,他们便可在一瞬间化作最凶猛的豺狼把所谓的盟友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双方的第一轮交手,高下立判。

    可莫斯格·亚尼德·霍尔不过是白虎一族其中一脉的大长老罢了。

    那遮天蔽日的饕餮真身之上已经出现了数个巨大无比的血洞。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重踏巅峰

我要当闲鱼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