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妹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小乔妹妹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程南初有些莫名其妙的。

    “我知道程家生意转型不好,二叔也不是能够经商的人。您还是做好退路吧,这算是你养我这么多年,我给的忠告。至于我父母的遗物,我相信您看在我们有血缘的关系上,必然不会为难我。”程南初直接挑明来意。

    “啊?”程南初愣了下,感情她辛苦半天,最后人家以为是宴泽城出手啊。

    “程家今天给我打电话道歉,以为是我做的。”宴泽城轻声开口。

    宴泽城却是没说话,看着她的脖子,伤口已经不用包纱布了,她还是用创可贴贴着。

    程南初

    “来看热闹的吗?”程老爷子声音中透着深深的疲惫。

    看着程南初这吃的十分愉快的样子,宴泽城也有了食欲。似乎十分的下饭。

    程南初直接曝光了她和程媛媛的关系,一个衣着简朴女学霸,一个却是校园高调白富美,直接就能让人脑补出来,家里区别对待了。既然同样身在豪门,程南初为何要攀高枝呢?

    “你……”程老爷子话没出口,就被程南初打断了。

    “太好了。”程南初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猪肝到嘴里,太好吃了,这阿姨手艺也太好了点。筆趣庫

    回到房间,程南初打开电脑,学校网站上关于自己的事情,已经是风向大变了。

    “可以的吗?”

    a大官网,贴着程南初证件照和入学以来所有的成绩单。

    看着从楼上下来的程老爷子,程南初觉得,这才几日不见,程老爷子却仿佛老了好几岁一样。

    “胡说什么?”宴泽城不悦的斥责。www.banweishuwu.com

    “你这是攀上了宴少,便以为可以给跟家里断绝关系了吗?”程老爷子怒极反笑,声音都抬高了几分。

    宴泽城身形顿了一下,直接便离开了。

    话一出口,又觉得自己可能是过分了,手握成拳在唇边咳嗽了一声:“这是家里的保姆,负责早晚餐,你想吃什么,提前告诉她就好了。我平时不回来吃。”

    看着程南初亮晶晶的眼睛,宴泽城愣了下,缓缓的点了点头。

    翌日是周末,但是宴泽城还是很早就去上班了。

    随便看了看,程南初的目光便重新放回了宴氏集团的资料上。所有资料毫无伪造痕迹,全部都是真的,父母只是给宴氏集团研究药物的吗?当年的车祸是意外?

    看宴泽城不说话,气氛有些冷场,程南初心中吐槽了一下,却还是笑道:“我可告诉你,我今天可厉害了,程家的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你看没,学校微博还公布了我成绩单呢。”

    “我在程家多年,所等的不过是我父母的遗物而已,我一直以为我只要耐心等待就可以,却不曾想屡屡被找麻烦,我觉得这样,不合适。”程南初缓声开口。

    程南初抿抿唇,抽出银行卡放在桌子上,推到了程老爷子面前:“这是这些年你给的所有的钱,还有房子市值一半的价格。一共是三百万。”

    “我这些年,看起来乖巧听话,也不过是怕你们难为我而已,但是这件事情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的态度,所以我决定,不装了。”程南初说完这话,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更重要的是,宋思远直接在上面,实名放话担保程南初。

    “他们会找你的,不要理会。”宴泽城说罢,便直接站起身离开了。

    “老爷,是小姐回来了。”家里的人看到程南初,立刻去找了程老爷子。

    程老爷子看着这钱,眉头皱了下:“这是什么意思?”

    下面清一水的评价,都是证件照居然如此好看。

    下午程家直接登上了新闻,股价大跌,宴泽城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看她这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并没有揭破她是个黑客的事情。

    程南初自己吃了饭,便直接打车去了程家。

    皱眉:“你想要买下来吗?不用跟我说,我跟程家,本就没什么关系。”

    “我知道,宴家的门楣不是我能高攀的,但是纵然宴泽城不是什么好人,程家就是了吗?一个能卖女求荣之人,我可不认为比宴泽城更可靠。”程南初冷笑着开口。



    “程家现在到处找人在融资一个项目,现在股价大跌,自顾不暇,怕是要断尾求生。”宴泽城将她手机推还给她。

    “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程南初以为宴泽城是怕麻烦,连忙高喊着表示忠心。

    他没有告诉程南初,他的早饭是陆遥早上带来的,晚上不是在应酬,就是在公司,若非是她,这个时间,他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家里。这阿姨,是陆遥刚找的。

    “看在今天这么好吃的饭菜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派人去学校接我的事情了。”程南初吃饱喝足,十分满意的开口。

    “我可是全科满分的天才呢。”程南初得意的将手机给宴泽城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我靠夫人来续命

小乔妹妹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