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妹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半抹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小乔妹妹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程媛媛虽不忿被打,此刻却也是心情极好:“那可是宋家的长子,虽然有点傻,但是配你,还是你高攀了呢。”

    宋家长子幼年就跟程媛媛定下了婚约,可宋家的儿子是个傻子,幼年时候反应慢还不大看的出来,年龄越大越痴呆。

    啪!

    程南初白了她一眼

    她是程家这一辈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姑娘,何曾受过这种恶气。经不起一点激怒。

    程南初深吸一口气,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将眼前这个贱人给掐死。

    程南初一把将程媛媛给甩开:“东西呢?”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你进门打了媛媛,我暂且不跟你计较,赶紧换了衣服,别让人觉得我们程家没有礼数。”白秀莲冷眼瞧着程南初。

    女子身上穿着纯白的t恤,下身是一条修身的牛仔裤,一身休闲的打扮,与这环境格格不入。

    ,这话说出去鬼才信。

    “你……”程媛媛被气到了,当即就要抬手打过去。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才草履虫,你才蠢货呢,那傻子怎么配得上我。”听到这话,程媛媛哪里肯依,当即就骂了起来。

    “贱人,你也配打我?”程媛媛双眼发红,扑上来就要打程南初,“天生就是个下贱坯子,让你去联姻都是看得起你,你也就只配嫁个傻子!”

    “礼数?你们有礼数吗?”程南初看了一眼躲在白秀莲身后的程媛媛,转头就离开了。

    门拉开,两个保镖站在门口堵着出路,一个化妆师拎着箱子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程小姐,我是来给您化妆的。”

    “你算计我,这一巴掌算轻的!”程南初却是冷冰冰的看着她。

    “怎么配不上?当年这婚事不是你们上赶着求来的吗?”程南初看到程家这群人就恶心,还真是又当又立。

    “你去哪里?赶紧回来换衣服。”白秀莲连忙追了上去,这个节骨眼,程南初可不能跑了。

    “媛媛,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咱们可要去参加宴会呢。不能在这里丢人。”看着女儿这一激就怒的性子,白秀莲有些无奈的拉住了她。

    她不可置信的捂着脸,看着刚闯进来的女子:“你敢打我?”

    “呵,赶紧进来给她换礼服化妆,不要丢了我程家的脸面。”白秀莲看到门口的人,顿时露出笑脸,这还是老爷子想的周到啊。

    “什么东西,哪里有什么东西?”程媛媛看着程南初的神色冷冽,不由的带了几分惧意。

    程南初白了她一眼,转头就要离开。

    “你这个疯丫头,做什么,放开我女儿。”大夫人瞧见女儿被人欺负,哪里还能忍得了,当即就要上手。

    “宋家的夫人你也瞧见了,对你很是满意呢,赶紧换了衣服下去招待客人。别惹你爷爷不开心。”白秀莲不悦的看着程南初,紧紧的拉着女儿的手,让她稍加忍耐。

    二楼房间,程媛媛高兴得扑进母亲怀里:“妈,今天这事可算成了!我不用嫁给那个傻子……”

    程媛媛始料未及,生生挨了一巴掌,脸上登时浮起五指山。

    这要是还不知道是诓骗她的,那她就是傻子。

    宋家如日中天,便上赶着去巴结,好容易用情分订下了这个婚事,而今又嫌弃人家傻,又不愿意放弃这门婚事,

    砰!

    杯光觥错,衣香鬓影。

    程媛媛不肯嫁给一个傻子,可是程家的生意这些年江河日下,还要求着宋家,自然是不愿意放弃这一门姻亲,只是这程媛媛居然将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

    今天,是a市豪门宋家和程家的联姻订婚日。

    就在这时,门被人大力踹开,一个美貌的女子冲进来,扬手就给程媛媛一巴。

    “那你怎么不去高攀,毕竟那可是你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啊。”程南初反唇相讥。

    华灯初上,a市山顶别墅停满了豪车,整个院内灯光璀璨,宾客云集。www.erpingge.com

    的开口。

    程媛媛这个贱人,打着父母遗物的名声,将她诳到这里来,却不料进门迎接她的,居然是宴会。而后,她去寻程媛媛,被一个陌生女子拉着上下打量,还露出很满意的态度。

    “为我好,为我好就是让我替你女儿就嫁给一个傻子?你女儿不愿意,让我去填坑。就她程媛媛的智商,也就比草履虫高了一点点,真是傻子配蠢货,天生一对。”程南初嘲讽的说道。

    “我说南初,那宋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你也清楚,若非咱们两家从前的交情,这婚事怎么也排不到你头上来,嫁过去,这辈子都衣食无忧,富贵的很啊听婶婶一句劝,这都是为了你好。”白秀莲带了几分幸灾乐祸的开口。

    “呵,他开不开心,跟我有什么关系。”程南初讥讽

    看着阵仗,这上上下下的怕是早就串通好了,只有她一个人蒙在鼓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我靠夫人来续命

小乔妹妹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半抹文学网